她不是拉姆,但也是家暴受害者-中国讯息网 

她不是拉姆,但也是家暴受害者

作者:于泽远 阅读量:7644511 发布时间:2021-02-08 15:08:15

前女记者马金瑜讲述自己遭受家暴的文章《另一个拉姆》,最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刷屏。一些舆论在感慨马金瑜生活不幸的同时,也指她“不是拉姆”,而是“自作自受”。

拉姆是四川省阿坝州金川县一名网络女主播,去年9月14日晚在家中直播时,被前夫唐路用汽油烧成重伤,9月30日去世。拉姆生前和唐路两度结婚,因忍受不了无休止的家暴,又两度离异。但离异后拉姆仍无法摆脱前夫的袭扰,直至被害身亡。

拉姆事件引发舆论的强烈愤慨,许多网民呼吁吁以更严格的执法保护家暴受害人,打击施暴者。

拉姆事件过去不久,马金瑜自比拉姆的文章同样引发舆论高度关注。但不同的是,一些网评人对马金瑜没有了对拉姆的同情心,反而找出不少马自相矛盾的叙事。

马金瑜曾在中国一些知名报刊做过多年记者,曾因出色的采访写作能力获得不少新闻奖项。2010年,她在青海贵德县藏区一次采访中遇到蜂农扎西;47天后,她嫁到贵德县,与丈夫扎西一起酿蜂蜜、收花椒、拉黄菇。

来自一线城市的名记者与康巴汉子扎西一见钟情的故事,曾像童话一样鼓舞着青年男女憧憬爱情。马金瑜婚后接受多家媒体采访,称丈夫最吸引自己的特质是善良,“他的心里特别干净,像山上的泉水一样。”

2017年,马金瑜在一所大学演讲时说:“相信爱情”“哪怕下一步是悬崖,不要怕,跳!”

同时,马金瑜还和丈夫一起在偏远的贵德县开起了一家“草原珍珠”网店,将当地土特产卖到外地,被评为了“微店之星”。

2016年9月,央视七套《致富经》栏目播出“女记者嫁入青藏高原之后”的专题片,其中有一段解说词:“人们想不到,眼前这个晒得黑黑的捡着牛粪的女人,曾经是一个从业14年南方某报的知名记者。他们更不知道,就是这个女人,要在这个地方做一件没有人做过的事情。这件事,不仅能够创造百万财富,更能改变太多人的命运。”

2016年12月,《青海日报》发表文章“马金瑜:把心嫁给青海”,并配发马金瑜与扎西一起露出灿烂笑容的照片。文章介绍,扎西曾对马金瑜说过:“如果有一天我老了,扛不动蜂箱了,那时你也老了,写不动了,眼睛也不好了,那我们一起到森林里养蜜蜂吧。”

从媒体过往的报道中不难看出,马金瑜与扎西的结合是一个饱含爱情与励志元素的故事。不料,马金瑜在《另一个拉姆》中,全盘托出这个故事背后的阴暗和残酷。

她在文中称,2015年,酒醉后的扎西半夜询问她是不是和他的朋友(男子)有事,突然开始暴打她。她的眼睛顿时模糊了,拳头不断砸在她头上,头发被抓着动不了,只听见孩子大哭着,孩子父亲喊着,头被击打的瞬间,她尿失禁了。而几乎每个月,这种家暴都会卷土重来,有时是因为酒,有时是因为男性,自己常常被扇得鼻青脸肿。

马金瑜说,扎西不仅多次出轨,甚至还对她动了杀机。在没法保护自己和孩子的情况下,她选择带着三个孩子逃离。

不过,马金瑜的说法遭到扎西的否定。据极目新闻昨天报道,扎西介绍自己原名谢德成,今年40岁,汉族人。他已经看到马金瑜的文章,文中提到的几次家暴与出轨“都是没有的事情”。

谢德成说,2018年7月,马金瑜偷偷将三个孩子带走后,至今与他们没有取得联系。目前他与马金瑜尚未离婚,他留在当地养蜂,此前未结清的民工工资及房租都需要他来支付。

马金瑜的文章也受到不少网民质疑:马金瑜2015年就开始遭受循环家暴,她不仅不去维权,还多次向媒体表示自己家庭生活幸福,不符合当过大报记者的身份。还有,扎西其实是汉族人谢德成,马金瑜对外却把他说成一个藏族的“康巴汉子”,这不诚实。

但这些质疑不是问题的关键。《另一个拉姆》之所以刷屏,除了童话般的爱情与现实之间有巨大反差外,更因为马金瑜在拉姆事件之后,再次带出了家暴这个社会性问题。作为曾经的记者,马金瑜不是拉姆,她的自述也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她如果遭遇家暴,就有权讨一个公道。

微信公号“中央政法委长安剑”昨天发文说,面对马金瑜遭受家暴,舆论不应去考虑“为什么挨打”,而应将“决不能打”做为共识,更应聚焦于如何在法治的框架内严惩施暴者,如何更好保护弱者的合法权益。

目前,贵德县有关部门已成立调查组,对马金瑜遭受家暴一事进行核实。马是否遭家暴或许有新的说法,但无论如何,家暴都必须谴责,现代社会也有责任制止类似拉姆事件的悲剧继续上演。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