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虎难下的“种族灭绝”论-中国讯息网 

骑虎难下的“种族灭绝”论

作者:韩咏红 阅读量:16777215 发布时间:2021-02-19 20:11:38

美国总统拜登上周四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终于通了电话。但随后不久,在西方世界备受关注的新疆问题,再次被点燃。

事缘拜登本星期二上CNN电视节目,当主持人问到他和习近平的“电聊”以及新疆人权课题时,拜登回答:“中国将(因人权问题)面对后果,而他(习近平)知道。我也清楚表达,美国将继续在联合国和其他机构中,扮演作为人权发言人的角色,以对他们态度产生影响。”

他短短的几句话被广为报道,国际媒体大多取角于拜登的强硬,解读为拜登警告中国将为新疆人权问题“付出代价”。但是,如果直接看CNN视频,能发现拜登其实有所克制,他尽量就事论事叙述他与习近平处理问题的不同出发点和立场,还提到了不同国家的文化规范。

事实是,节目播出后,亲特朗普的媒体批评拜登淡化中国对维吾尔族的迫害。当然,拜登也没有提到一个关键字:种族灭绝。

数十年来,中国政府治理新疆确实不断遇到棘手问题,它而今采取的强硬手段、尤其是“再教育营”(中国称教培中心)的推行,自2018年下半年就被西方媒体集中批评,指中国未经审判即大规模拘禁维吾尔族、强迫劳动、践踏人权等。在2019年的联合国大会上,新疆人权状况成为国际两大阵营针锋相对的话题。进入今年2月,多个国际人权组织组成联盟呼吁国际社会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美国八名共和党参众议员先后提出动议,施压国际奥委会另选冬奥主办国。

在这期间,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今年1月重批中国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与反人类罪,尤具戏剧效果。面对前任的这笔“政治遗产”,继任的布林肯就职前后,也两次表明同意蓬佩奥的评价,认同中国在对维族“种族灭绝”。

问题来了。这个“种族灭绝”结论是依据什么标准作出?放在国际上其他行为中如何比较?再者,如果真是如此,美国等诸多世界大国,还有何颜面跟犯“种族灭绝”的政权合作?

翻阅历史,英语的“种族灭绝”(genocide)一词,在二战前并不存在。1944年,犹太裔波兰律师兰姆金(Raphael Lemkin)在其著作《轴心国于欧洲占领区的统治》里,将古希腊文中指民族或部落的单词geno和拉丁文中的“杀戮”cide结合,创造了“genocide”一词与明确概念。兰姆金穷余生之力,要使这个此前没有名字的暴行,成为受国际法制裁的罪行。

1948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公约》规定,除了直接杀害以外,致使该团体成员在身体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强行防止生育等,都属于“种族灭绝”,“无论其为依宪法负责的统治者,公务员或私人,均应惩治之。”

遗憾的是,“种族灭绝”名词的出现,既不是这类暴力的开始,更未能将其终结。人类在这方面简直劣迹斑斑,著名者包括1915年奥特曼帝国对亚美尼亚人的种族灭绝、纳粹对犹太人的清洗,红高棉大屠杀、卢旺达种族灭绝等等。然而,由于涉及他国主权,或不愿意本国主权受损或历史被追算,很多国家元首都避谈“种族灭绝”,这是客观事实。例如,美国1948年签署了上述《公约》,但国会到1988年才通过,皆因担心牵扯到美国史上对土著的屠杀。在澳大利亚,原住民所受压迫算不算“种族灭绝”?有的历史学者说是,但仍有争议。

太远的不说,缅甸军人对罗兴亚人的屠杀算不算“种族灭绝”?如果美国也尚未称之为“种族灭绝”,中国对新疆的治理,咋成了“种族灭绝”?

其实,西方政要对中国新疆问题的态度,也是小心翼翼并有些为难的。美国国务院明指中国对维族“种族灭绝”,拜登本人在选举期间提过,选后没有再提;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小心地保持距离,结果被本国媒体批为“熊猫”。西方多国领袖都对新疆人权问题,尤其是教培中心表示关切,而西方媒体也持续施压本国政要对中国进行严厉谴责甚至制裁。但是,由于事实掌握不足、又有需要跟中国继续贸易与保持各种合作,这些政要也是左右为难,而上纲上线的“种族灭绝”论一经提出,他们更是骑虎难下。

必须指出,在外人能独立采访调查前,新疆到底发生了什么,BBC揭露的维族妇女被强暴是否是事实,大家都无法独立核实,犹如谜一般。中国大有必要提高透明度,并且以更照顾人权的手段推进民族融合,它下一步是否会大幅修改民族自治政策,拭目以待。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政府治疆是“求治”,不论教培中心也好、再教育营也好,最终目的都是让当事人在经“教育”后能重返社会,这与“种族灭绝”不可混为一谈。如果不承认这一根本事实,一味施压甚至称“种族灭绝”,就可能陷入双重标准的争议,让自身失去公信力。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