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下,贫富阶级愈发撕裂-中国讯息网 

疫情冲击下,贫富阶级愈发撕裂

作者: 阅读量:16777215 发布时间:2021-07-06 20:51:18

中国大陆有段顺口溜:“没钱人养猪,有钱人养狗;没钱人在家吃野菜,有钱人酒店吃野菜;没钱人在街上骑脚踏车,有钱人在家里骑脚踏车;没钱人装有钱,有钱人装没钱。”这些对仗,在台湾还得加两句:没钱人在家等本土疫苗,有钱人出境打国际疫苗。

这场新冠疫情,恶化了台湾的阶级矛盾,富人和穷人的选择迥然不同。对照最近发表的综所税高低差距,最高的5%族群平均所得507万元,最低5%平均所得仅3.9万,真是天堂与地狱之别。

台湾的全民健保制度广受全球赞誉,主要是健保制度对基本医疗需求具有“阶级中立性”,对关系到基本健康及诊疗需求,几乎全都涵盖。任何投保的民众不分贫富,只要缴交少许挂号费,即不必担心疾病拖垮全家。谁知,这张全民防护网,却在新冠疫情侵袭下破功。

新冠肺炎危及民众健康,因此接种疫苗是重要的保护手段。政府虽宣布注射疫苗免费,但因疫苗数量严重不足,迄今到货的疫苗仅六百多万剂,远不足以供政府公布的前九类人施打。再加上边境管制疏漏、筛检过度草率、药物仪器不足,让争打疫苗成为全民的集体焦虑,从而衍生出“出境施打”的怪象。

台湾六十五岁以下的人口近两千万人,其中正当经济主力的青壮族群将近千万;他们如果规规矩矩地按顺序排队,大概要等到地老天荒,才有疫苗可打。就算等到了,也可能只剩未做三期试验而不被国际承认的自产疫苗可打。也因此,出境打疫苗的“疫苗旅游”,成为富人的当红选项。对富有阶级而言,二、三十万元的旅费并不贵,只要有钱,就能早一步到美国、关岛或大陆等地施打疫苗。如此,打疫苗就出现了“阶级破口”:没钱在家等自产,有钱人出境打合格的国际疫苗。

各国都观察到,新冠疫情对中下阶层的冲击,远较对上层富裕阶级为大,台湾当然也不例外。三级警戒下,受冲击最大的就是餐饮、摊商等面对面的服务业。这类从业人员,大多不属富有的上层阶级;他们居住的环境可能比较拥挤、多半搭乘大众交通工具、常与不特定群众接触,染疫风险当然比政府官员、企业经理人或电子新贵为高。现在,他们只能眼巴巴看着有钱人出境做“疫苗旅游”。尤其,疫情期间百业受创,唯独股市继续飙涨,有钱有闲、有内线的权贵持续获利大发。如此点点滴滴积累的阶级相对剥夺感,非常强烈。

如果疫苗是新冠肺炎的救赎,我们的全民健保制度原可弥补这种阶级不公。但偏偏蔡总统、前副总统陈建仁把“扶植本土疫苗”当成使命,当成比人民生命还重要的信仰,硬要将一千万剂美国不苟同的免疫桥接疫苗打在人民身上。就是这样的“伟大”政策,让台湾健保的“阶级中立性”土崩瓦解。

民众喜欢施打外国疫苗,而不愿打自产疫苗,并不是崇洋媚外,而是因为相信科学。但蔡政府的疫苗审查部门放弃专业,胡乱自创先进国家不认同的“免疫桥接”。抗体只能减少或阻断病毒感染,但总会有病毒突破防线侵入细胞;这些被侵犯的细胞能否被清除,才是疫苗效度的关键。自产的棘蛋白疫苗能否做好上述清除工作,光靠抗体的数据并无法呈现。这些道理并不难理解,但卫福部却无法释疑,这才是自产疫苗不被信赖的主因。

辜负了弱势群体的不是我们的健保制度,而是蔡英文、陈建仁与陈时中自私而愚昧的防疫政策。“苛政猛于病毒”,正是弱势阶级的深沉怨叹。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