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回教学者为中国新疆政策辩护-中国讯息网 

印尼回教学者为中国新疆政策辩护

作者:廖建裕 阅读量:16777215 发布时间:2022-02-03 14:12:11

在中美的战略竞争中,不是全部在中国受教育的印尼留学生都会倾向中国,但是,大多数会支持中国,或者至少会保持中立。

不久前,印度尼西亚社交媒体DetikNews发表一篇以印尼文书写的评论文章《中国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维吾尔族和杯葛问题》。这篇评论也在一些媒体转载。作者是一个名叫诺非·巴苏基(Novi Basuki)的年轻回教学者(santri)。他是一名作家,也是社媒的编辑。

诺非在这篇文章中指出,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决定杯葛今年的北京奥林匹克冬运会,原因是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genocide)。

诺非说,有关“种族灭绝”的指控源自最近在伦敦召开的“维吾尔族论坛”,而这个论坛是由一个自称为独立机构的民间团体“世界维吾尔族大会”举办的。他指这个机构是由美国的“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资助,而此基金会又与美国情报局有关联。

在诺非的另一篇文章里,他指控“维吾尔族论坛”实际上是在从事“间谍活动”(intelligence operation)。

依照诺非的说法,“维吾尔族论坛”引用一名资深的反共研究员阿德里安·简斯(Adrian Zenz)的研究成果。此人曾收集有关新疆的情报,其情报往往来自新疆当地政府。

阿德里安声称,中国政府对于维吾尔族进行了很严厉的节育计划(birth control),致使维吾尔族人口自2018年以来急速下降,与“种族灭绝”无异。

诺非认为,这样的论点与事实不符。诺非引用中方的资料说明,2018年维吾尔族在新疆的人口有834万6000人,在2020年,其人口有1162万400人。换句话说,维吾尔族人口的生育率是每年1.71%,但是汉族的生育率却只有0.83%,远低于维吾尔族的生育率。

诺非说,根据这个数据,维吾尔族“种族灭绝”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他也声称,美国及其三个盟友的抵制行动违背奥林匹克的精神,因为奥林比克主义(Olympism)代表公正和友善;至于人权,诺非说参加运动会也是一种“人权”。

诺非何许人也

1993年9月11日诺非出身在东爪哇的西杜本多的一个农村家庭,父亲开小杂货店。他自小就在农村习经院(Pesantren,学习回教经典的寄宿学校)念书。后来他到东爪哇的布罗林果市的习经院念高中,在那里有一名来自中国的中文老师,诺非开始学汉语,总共学了三年。

这名老师给诺非取了中文名叫王小明。从习经院毕业后,诺非获得中国政府的奖学金,前往华侨大学念文科,修中国语言文化三年,毕业后获得厦门大学奖学金,在厦大修读东南亚历史和政治三年,并取得了硕士学位。过后,他到中山大学念博士学位,修读国际关系,花了将近四年,并用中文开始书写博士论文。

他在中国留学前后10年,不但能读和写中文,也讲得一口流利的汉语。

2020年,他回到印尼,出版了一本书名为《伊斯兰教在中国:从前和现在》,由印尼有名的罗盘出版社出版,引起人们的注意。之前,他也出版了一本有关中国政治与宗教的论文集,书名为《在中国发生了什么?》。

这一两年来,他参加了不少网上座谈会,也受访好多次,畅谈有关他所知道的中国和中国的伊斯兰教。与老一辈、在西方受教育的印尼学者迥然有别,他的视频很多,拥有不少观众。

诺非在去年创建自己的社媒平台Aseng.Id.(印尼·阿成),发表了许多有关中国社会文化、中国政治和印尼华人的评论。平台上除了发表他自己的文章外,也上载了其他人的有关中国和华人的文章。

他说,许多印尼人还以冷战时代的观点来看中国。他希望通过他的平台能够呈现出另外一个中国,目的是给予读者一个选择。他表示,人们不一定会同意这些文章的看法,不过这是“与时俱进”的文章。

过去,印尼原住民的留学生多数前往西方大学,起初是西欧,例如荷兰、英国和德国,后来是美国和澳洲。

最近10多年,中国政府给予印尼学生较多的奖学金,所以有越来越多印尼原住民学生,包括习经院的学生,前往中国留学。根据初步的统计,以来自东爪哇的习经院学生来说,在中国各大学和高等技术学校求学的就有数百名。

中国在印尼的回教外交

根据印尼驻北京大使馆的资料,2019年在中国的印尼留学生有1万5760人,遍布在中国各大学和技术学院,其中有不少来自印尼的习经院。习经院的主持人很乐意将自己的学生送到中国学习,因为中国提倡温和派的回教。

至今尚未有关于留学中国的印尼习经院学生的确定人数。不过,根据一项调查,习经院在中国的留学生并不研究回教,而是修读非回教的课程。有的学中国语言文化,有的学社会科学,有的学工商管理和技术课程。

在中美的战略竞争中,不是全部在中国受教育的印尼留学生都会倾向中国,但是,大多数会支持中国,或者至少会保持中立。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留学生的文章都没有涉及中国与南中国海的问题与印尼的纷争。这些留学生返国后,有些在印尼的中国企业工作,有些则回到自己的社群或者教育界服务,或者在私人企业任职。

无论如何,这些留学中国的印尼人通晓中文,对于中国有直接的接触,因此常常会提出一些与受西方教育的印尼留学生不尽相同的看法,甚至会针锋相对。

相对上,留学中国的印尼人还不是很多,但是其数目在迅速增长。他们对于中国的看法,对于那些受西方教育且亲西方的印尼留学生,将是一个挑战。

其实,中国在21世纪初已经开始对印尼实施“回教外交”。中国不但给予印尼回教学生,尤其是习经院的回教学生奖学金,前往中国高等学府学习,还委派教师到习经院教授汉文,也邀请印尼回教领袖到中国参观。

此外,中国也开始与印尼回教社群有合作项目。

2018年当新疆的维吾尔族问题出现之后,美国《华尔街日报》声称,中国大力捐助印尼主要的回教团体(即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ahdlatul Ulama和默哈末迪亚Muhammadiayah),致使他们的领袖在新疆问题上保持缄默。但这两大回教团体的领导人都极力否认。

其实,在中美战略竞争下,回教团体都是中国与美国争取支持的对象。为什么中国在印尼的“回教外交”相对上取得成果,而美国对于印尼的回教外交却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这是不是有更深一层的复杂原因?这是另外一道题目,无法在这篇短文里分析。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