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信任也东升西降-中国讯息网 

社会信任也东升西降

作者:叶家兴 阅读量:16777215 发布时间:2022-02-05 22:21:29

知名顾问公司艾德曼(Edelman)上月公布《2022年全球信任度晴雨表》,显示中国民众对政府信任度达到91%,较前一年增长9%,居全球首位。反之,美国人对政府的信任度下滑3%,降到39%,在已开发国家中几乎是倒数第一。

不仅是对公部门的信任度差距拉大,如果比较包括政府、企业、媒体、非营利机构的综合社会信任指数,中美差距(83%比43%)也达到20年多以来的历史最高位!

由于冠病病毒疫情控制不当,加上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助长了数十年未见的通货膨胀,西方各国的贫富差距急速扩大。在艾德曼公布的调查中,也特别点名经济不公对社会信任度的伤害。事实上,拜登总统以全美历史上最高普选票当选,竟然在任期刚满一年之际,民调支持度比未能连任的前总统特朗普在下台前的最后民调还逊色!因此可以想见,在实体经济未充分复苏的当下,疯狂的通货膨胀、损人不利己的贸易战,以及狂飆的股市房市创造的财富悬殊,对拜登总统声望形成超级恶劣的影响。

一些跨国实证的学术研究中,发现在“社会信任、技术创新、经济增长”之间存在正向关系。何以信任度高的环境有利创新与繁荣?学者们在三种机制找到证据,包括鼓励合作、容忍失败,以及降低讯息不对称使融资便捷的机制。简言之,信任通过协作、宽容、融资等三途径,带来创新与繁荣。

信任作为一种隐形的社会资本,除了实证数据的支持之外,也体现在从政经历丰富的美国已故前国务卿舒兹(George Shultz)生前最后一篇发表在《华盛顿邮报》的文章。2020年12月,年届百岁的舒兹在这篇“百年人生对信任的十大体认”(The 10 most important things I’ve learned about trust over my 100 years)文章中,直言从商者的金钥是取信于人,而从政者的最大本钱则是取信于民。

有人或怀疑,在冠病全球大流行中,艾德曼的调查不免受疫情因素干扰。民调受疫情控制的近因影响太大,但疫情控制又有各国文化差异,甚至运气的成分存在。因此中国社会对政府的信任度高,有集体主义的文化因素,及运气等的偶发因素。

确实,在艾德曼长达20年的信任度晴雨表调查中,中国并非一直名列前茅。不过在疫情前,2019年哈佛大学公布了从2003年到2016年,对中国各阶层进行的长达13年的调查,得出中国人民对政府支持度达93.5%,跟艾德曼今年初公布的调查结果也是高度吻合!

如果认为信任度过于抽象,人人都有不同定义,因此国际调查未必有参考价值。我们不妨参考管理顾问公司麦肯锡的前资深合伙人沃克(Peter Walker)著作《大国竞合》(Powerful, Different, Equal: Overcoming the Misconception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China and the US)。他认为,在人们对未来更高生活水平的期望值方面,中国远远高于美国。信任度的上扬,反映“过上好日子”的自信心提高。而美国整体信任度的下滑,则意味愈来愈多人丧失了“美国梦”。也就是人们不再相信,自己可以过得比父母一代更好。

要提升整体社会信任度,克服美国普通百姓面临的困境,显然政策必须导向经济平等。沃克认为,美国应该把过多不具生产力的军事预算,重新挹注到科技、教育和基础设施领域。另外,也应恢復自由贸易,让美国回到与中国良好相处,并实现双方互利共赢的道路上。倘若不谋此道,持续经济与科技脱钩,将使美国公司丢掉进入中国庞大且不断增长消费市场的机会。更遑论供给面的冲击,可能加剧已经高达7%的通货膨胀,让基层美国人处境更加难堪。

信任是种抽象的心理状态,绝对的数字或许不重要,然而彼此消长的趋势却不得不重视。信任资本东升西降,很大程度是双方战略选择的结果。放弃共产国际战略扩张后的中国大陆,着重打造小康社会,并在成熟阶段透过基础设施合作的对外战略,改善邻近国家人民的生活水平。而美国着重军事领域的战略扩张,已经无法像过去帝国主义时代一样,靠掠夺海外资源而获取利益。因此,信任度晴雨表只是另一个佐证:美国梦的丢失,是驴象诸多政客们选择错误国家发展战略的结果!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