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问题昭示中国女性的前世今生和未来-中国讯息网 

农村问题昭示中国女性的前世今生和未来

作者:中国讯息网 阅读量:16777215 发布时间:2022-02-13 14:55:13

最近想起小时候看的鲁迅的《祝福》小说,小说中的祥林嫂图书版本几个场景,让我现在还记忆尤深。一个是她被小叔和婆婆卖到深山“嫁人”,在村里被强行带走和被多人按压、胁迫拜堂;以及她儿子被狼叼走,掏空的肚子袒露草地上。卦哥通过真本书我认识到中国女性上世纪的现状,也是这本书让我对女性命运产生的思考。

但我一直以为这就是小说的事,是封建时代。但没想到就在上月,徐州某地出现的女性被戴镣铐,生八个孩子的新闻事件,吸引众多网红打卡和主播去直播吸引眼球。这是中国的倒退还是时代的悲哀呢?鲁迅书中祥林嫂的状况,又让我对当下产生了思考。

作为一个生长在改革开放时期当代,卦哥家是一直没有对鲁迅小说中的这些场景与当代挂钩,但是这并不妨碍小说通过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悄悄揭露社会的残酷,直接击中人们的心,事件了解越深,越能感受到小说的冲击。

这次事件激怒了全国网民,点燃了人们的良心和动力,也让世界任何角落幸福生活的女性无法忽视。原来在当下还有在某个角落,有女性被涉嫌拐卖、性侵、虐待,和在残疾或精神疾病的条件下成婚或受孕;即使还有待调查,也揭示了女性不受保护的残酷现实。尤其是在计划生育政策下,一个多胎家庭如何过关斩将获得补贴,男主人成为网络名人还带货,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社会现象,可想而知当地意识形态的薄弱,政府文化教育的失败。

董姓男子常在网媒夸耀自己有八个孩子,引起注意,有媒体人出于宣扬官方鼓励生育政策,原本要当做正面样板报道,想不到现场一看,良心大发,才揭发此事。

网络舆论也揭露了更多不堪的农村现实。同村还有一妇女处境更悲惨,视频里她裹着棉衣被铁链栓绑趴在地上,嘴里发出动物般的叫声。

官方发布的消息惹来民间的火爆舆论,单是一条新闻阅读量就超过24.4亿,参与讨论的人高达171万,在这些年中国互联网上实属罕见。

宽松的1980年代出版的调查报告《古老的罪恶》,指出徐州这地方长期以来就是拐卖人口黑区,单在1986年到1989年间,从全国各地被拐卖到徐州的妇女就有4万8000多人,而且当时估计整个徐州,有半数出租司机都参与了拐卖人口的利益链。

1988年《光明日报》记者武勤英调查报道揭发的女研究生被拐案,最近也再度刷屏。上海名校女研究生为写论文,独自到河南郑州做社会调查,认识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孩,结果竟然被女孩带到山东乡下,离丰县约100公里的地方,以2480元人民币卖给一个身有残疾的中年农民。原来小女孩是个人口贩子。

研究生被强壮的农民禁锢在屋子里,锁链套脚。在同学和师长积极报警追查下,身心饱受摧残的她,71天后终于被找到。

人口交易是人权概念兴起前人类社会的常态,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在古代,统治者以战犯或罪犯为奴隶。一般来说,男人会被当作奴隶,女人会当作女仆或妾,或卖作妓女。智力低下的人会从事矿山等危险工作,有些人会故意弄残孩子去要饭。

早在先秦时期,当时朝代就有一个合法买卖女性或男性奴隶的市场。奴隶买卖甚至会像货物、牛马和珍禽一样被朝廷从中抽税。

但毕竟,销售人口不同于货物和牲畜。稍有失误可能会引起社会群体之间的冲突,刺激社会动荡。因此,在某些时期,朝廷倾向于禁止销售人口以保持稳定。即使在允许合法销售的时代,也有合法和非法交易的区别。一般来说,幼儿不允许交易,也不允许拐卖良民或他人家庭的奴隶,因为这相当于盗窃其他财产。唐代法律甚至明确规定,“奴婢贱人,律比畜产”“既同资财,由主处分”。

直到文明的宋朝巅峰时期,奴隶制才逐渐松散和崩溃。奴隶身份的意义不再是主人的私有财产,而是接近现代意义和独立法律人格的自由人;主人和仆人之间的关系也转向雇佣,有合法劳动制度保护。

有趣的是,无论历代关于奴隶和人口买卖的法律规定如何,根据卦哥家研究,一些朝代,尤其是宋朝,因为立国精神是以仁义治天下。合法人口买卖后,一旦有必要,政府往往会用公款赎身送回老家。这种生意通常发生在自然灾害导致人们无法生存后,父母被迫卖掉孩子。即使是被拐卖的孩子,只要朝廷发现,也会下令政府出钱赎回送给父母。

后面明朝和清朝更夸张,《澎湃新闻》专栏作者呼延云研究清代笔记指出,清末人口拐卖再度盛行,歹徒靠着暴力与谎言拐骗妇女,连衙役和侦查部门也参一脚,因此“绝无破案之事也”。

随着人权和民权观念的兴起、教育文化的提高和法律制度的普及,拐卖人口在许多文明国家几乎消失或至少是罕见的案例。

在当今中国社会,尤其是农村地区,这种事情仍然反复发生,主要是因为男女比例长期严重不平衡,特别是农村男性没有妻子和孩子,很难跨越自己的概念;村民的集体意识,可能同意和促进传统的拐卖人口来解决问题,创造持续的需求。还有,当下社会的个人权利意识还没有普及起来,这也导致社会底层不知道如何尊重他人的身体和意愿,尤其是女性。

当大多数农村地区的现代化只停留在建筑、交通和设备上时,卦哥家认为整个国家很难被视为现代化。后面的路还有很长要走,这不是家庭的责任,而是国家的责任。发展到现在的程度,是引导的错误,特别事件发生地多年积弊为什么没有改善?

如果这种情况不完全解决,拐卖人口像其他被掩盖的犯罪一样,成为一个系统的“产业链”,一个事件可能导致一个地区的问题,导致没有破案先例。受害者只能在无法逃脱的山谷或田野里熬过一生。2013年至2019年,徐州丰县高发地就只有11项相关判书,涉及儿童和妇女拐卖,大多涉及患有精神疾病的女性。

每个国家和社会都是不完美的,在追求繁荣、国际认可、荣耀和百姓安居乐业的道路上,百姓的诉求是最好的镜子,昭示着公权的能力和信誉。

每一次事件都可能使人们更加怀疑、失望或信心危机,但事件也可能通过官方诚实面对不良社会习惯、透明披露真相、技术验证身份和后续处罚来恢复人们的期望。在项目巨大的农村脱贫和意识形态建立道路上,有成就显著,可以获奖,后面的方向卦哥家认为应该是关注这类受害受难中的女性了。

今天是农历春节初十三,新年都还没完。对于一个明显被命运和世界抛弃的女人来说,在春节前后,人们不禁要问制度和人为的遗漏和忽视。卦哥内心思考的是一个虚弱的身体,经历了多年难以忍受磨难仍然保持生存希望,不啻对世界的强烈控诉和死心。这个时候,为时还不晚,官方应在当她还年轻的时候给予帮助,救赎的不仅是此事件女性的余生,还会救赎中国农村未来和国际形象,救赎百姓和世界公众对权力机构、主义和社会公义的信心。

百姓心里有杆秤,历史总会评判当下,历史也不仅由公权书写,还有民间的人心。

卦哥家只是从关心一个被邪恶势力摧毁的女人的角度,在地球的某个地方等待好消息。截止今天,官方终于确认女性确实被丈夫囚禁,希望官方继续公布此事件令人信服的真相。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