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孩母亲身份已经是谜一样存在-中国讯息网 

八孩母亲身份已经是谜一样存在

作者:卦哥家 阅读量:16777215 发布时间:2022-02-17 12:42:01

本文已获授权,转载自卦哥家微信公众号,更多关于丰县的内容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卦哥家查看。

最近如果评选国内最民不聊生百姓水深火热的地方,卦哥家觉得那就是丰县了估计。它到底有多魔幻?

文/卦哥家

由于徐州八个孩子的母亲事件,国内外媒体关注,民情汹涌,志愿者、调查记者、网友...去现场的去了,匿名爆料的也来了,可谓是树欲静风不止。当地政府在十几天内相继发布了四份通知,但坑似乎挖得越来越大,有点不知所措。

结婚证上的真真假假

调查记者邓飞昨天(15日)在微博公布了网民提供的杨庆侠与董志民结婚证相片,又再给舆论场添一把火。所谓的杨庆侠,就是此前丰县官方公告披露的锁链八孩母亲杨某侠,董志民即公告中的八孩父亲董某民。

结婚证上的相片上,卦哥家发现显示登记结婚时间为1998年8月2日,并由丰县欢口镇登记盖章。证件也显示,杨庆侠生于1969年6月6日。

问题来了:从结婚证照片来看,此前被官方认定为云南省女子小花梅的杨庆侠,长相和年龄明显不同于最近互联网和媒体曝光的锁链八个孩子的母亲。不仅邓飞,很多网友也质疑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已经有网友在14日去到了“小花梅”老家——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取得“小花梅”的大头照。比对的结果:结婚证上的杨庆侠与亚谷村的“小花梅”属同一人,但与锁链八孩母亲在相貌上截然不同。

在分析了结婚证照片后,一些引人注目的地方,网民认为杨庆霞和董志民的结婚证是假证件,当地有关部门涉嫌伪造证件。这是因为:结婚证没有编号;没有双方的身份证号码;先盖章后签字;女人的姓杨误写为扬;墨水没有干;办证日期为星期天,非工作日。

无论如何,结婚证上的杨庆侠或小花梅可能确实是八子父亲董志民名义上的妻子,但现在被铁链绑住的八子母亲无法等同于杨庆侠和小花梅。如果这真的是两个人,那么小花梅现在在哪里呢?

舆论和大V们都认为,结婚证根本是打脸了之前说法。

官方公告依然有疑点

网友和舆论对徐州的不满其实从1月28日丰县发出首份通告,只敷衍了事地说八孩母亲有精神疾病、但不存在拐卖行为后,就开始了。

2月7日,徐州发布第三份通报,交代了八孩母亲原籍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怎么被同村带到江苏治病嫁人但走失后,前调查记者马萨和铁木8日就到了云南福贡县访查真相,确认官方说词。他们在12日发布的《寻找小花梅》一文中透露,他们从县政府的朋友及当地人了解到:小花梅确实是亚古村人,小花梅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徐州警方调取了八孩母亲和小花梅的妹妹的DNA进行检测对比。但是他们将网上曝光八孩母亲的影片给包括小花梅的妹妹、邻居在内的当地人看时,他们却认为无法从照片和口音辨认出杨女就是小花梅。

小花梅是傈僳族人,但文章引述南安建村宗教科的人士指出,影片中女子的口音,不是傈僳语,也不是怒族语。

第三次发布中说“以亚古村为重点,扩大多个乡镇调查走访,并发布协查通告”,“还组织干部比照照片、口音”。但马萨指出,事实上亚古村就一条主街,人流也都集中在这里,当地商店和饭店的老板没人知道影片中女子,也都否认有人来调查过。

在取下小花梅姐姐的血并带走母亲生前的一件衣服后,没有将DNA鉴定结果告诉小花梅的家人。

换句话说,小华梅的同乡认不出锁链女性的外貌和口音,家人也没有收到DNA鉴定结果。这样的报道无疑加深了网民对当地部门只维持稳定的怀疑。

网络舆论关注的还有几个方面:

事件开始到现在不足一月,但她1月29日被送入医院治疗后,官媒曾经拍到,其病历资料卡上显示年龄为52岁,与结婚证上的出生日期相符。不过,许多网民认为其年龄看起来并不像50多岁,而小花梅同母异父的妹妹自述,自己是1988年出生,母亲曾向她表示,姐姐大她9岁。若依此推算,小花梅则应为1979年出生,现年43岁。现在疑惑的是,是不是当时人年龄更小,甚至拐卖未成年?

董家的大儿子现年23岁,其余七名子女年龄与长子则落差很大,长子与次子相差逾10岁,最小的孩子仅有2岁。卦哥家认为这也就是说,八孩母亲是在约40岁后接续生下七子,不太符合常理。有网民更质疑,23岁的长子能容忍妈妈被锁在铁链子上,是因为这个女人本来就跟他没关系,七个弟妹才是由受虐的锁链女所生。次子出生前的空窗期,也许是长子生母失去踪影、锁链女被拐卖到董家的时期。

财新网报道,丰县相关单位人员15日称已经关注到邓飞微博所公布的杨某侠的结婚登记资料及由此引发的舆情,目前在调查此事,“董某民和杨某侠的结婚登记是违规办理的。事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对于公众关切的问题,调查组会给一个交代。

胡锡进呼吁国家级媒体的权威记者组深入开展调查,到相信锁链女极有可能就是失踪侄女李莹的李大成恳请公安部重新采集李莹家属、徐州杨某侠的DNA样,“由第三方比对并公布结果”看来,各界现在对徐州丰县官方的调查已经失去信心。

现在都将指责转向徐州政府,有社会人士就指出,地方早就避重就轻,敷衍了事,失去了信誉。为了平息舆论的愤怒,官方调查必须针对网民关注的疑问,如链女身份、结婚证照片中的女身份等给出答案。

包括妇联在内的地方在这件事上无所作为……地方因贫穷而无知,地方治理存在相当大的问题。这次事件的情况,在当地也可能是不少,所以当地和稀泥居多。

妇女拐卖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丰县的奇怪现象仍然强烈震惊了网民的三观。丰县的存在也警告世人,即使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即使在经济第二大江苏,也不能消除这种混乱,更不用说别的穷苦地方。

当宣布脱贫时,八孩母亲事件不仅曝光的是丰县,也凸显了农村面临的性别失衡、法制缺失、管理混乱等顽疾,卦哥家认为这不能继续一蹴而就。农村振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仅要改善当地经济,要改变长期的封建坏习惯,提高基层管理水平,树立法律观念。

丰县上下一条心的场景让人想到京剧名段《苏三起解》。苏三从小就被拐卖到妓院,后来被老条客卖给山西洪洞县的一个商人做妾。商人的妻子和人私通毒死了丈夫,罪责推给了苏三。县政府上下都受贿,把苏三屈打成招判死刑,在被押解复审的路上,她表达了“洪洞县里无好人”的叹息。

好在她的老顾客被提升到山西巡抚,查案时,她发现了很多疑点,最终发现了案件的真相,这让苏三在洪洞县得到平反。这个事情发生在600年前,现在这种被拐卖情况依然还存在,要求高出派出独立调查组彻查丰县当地人口贩卖产业链和保护伞的微博,已经被转发了43万次。大量的民意舆论能否为被拐卖妇女换来公平,可以别让丰县等其他地方成为下一个洪洞县?

最后卦哥小编想说的是,这次事件除了讨论地方基层治理水平、农村民情和道德的讨论外,锁链女性的经历也让许人感到不寒而栗,因为你我都可能被那只看不见的手给这样操作。在此期间举行的北京冬奥会充分展示了中国经济发展崛起后的繁荣景象,作为中美两个世界的骄傲女性的滑雪运动员谷爱凌也红透半边天,但一名微博用户就说:“你离谷爱凌还差十亿次投胎,但离丰县母亲只差一记闷棍。”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