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多了代表名额没增 二十大代表选举料更激烈-中国讯息网 

党员多了代表名额没增 二十大代表选举料更激烈

作者:于泽远 阅读量:9640 发布时间:2022-04-24 10:48:05

作为中国五年一次的政治大事,中共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二十大)预计将在今年10月中下旬举行。官媒近日密集报道各地与各机关部门选举中共二十大代表的消息。中共是怎么从逾9000万名党员当中选出2300名代表?代表的组成结构是什么?他们要经历什么审查?《中国心跳》为你一一介绍。

随着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二十大)日期临近,中共各省市自治区以及中直机关、解放军等38个选举单位目前正紧锣密鼓地选举参加二十大的代表。代表选举工作将在今年6月底前结束。

中共尚未宣布二十大召开的具体时间。依照惯例,中共将在今年8月下旬举行的政治局会议上决定二十大召开的日期。如无重大冠病疫情影响等非常因素,中共二十大料将在今年10月中下旬举行。

官方已宣布,中共二十大代表名额共2300个,与五年前中共十九大代表名额相同。十九大时中共党员数量约为8950万,而去年6月,中共党员数量已超过9514万。中共党员人数大幅增长,二十大代表名额并未增加,显示二十大代表选举竞争将比十九大更激烈。

山东广东河南人口大省 党代表数量比其他省多

据了解,2300名代表来自38个选举单位,38个选举单位分别是:31个省市自治区,中央直属机关,中央国家机关,解放军,武警部队,中央金融系统,中央企业(在京)系统。另外,中共十八大和十九大时,全国台联、中央香港工委、中央澳门工委曾作为三个独立单位选举代表,中共二十大将这三个单位合并为一个,参与二十大代表选举。

2300名代表名额并不是在38个选举单位中平均分配,而主要根据党组织数量和党员人数确定。按照这个原则,人口多的省份党员数量自然也多,所分配的党代表名额相对也多。比如山东、广东、河南等人口大省,党代表数量要高于其他省份。

在中共历届党代会代表结构中,领导干部,尤其是中央、省、地市级主要官员占主要部分。对二十大代表选举,高层要求,组成省区市、中央金融系统和中央企业系统代表中,领导干部所占比例一般不超过三分之二,生产和工作第一线党员所占比例一般不少于三分之一。

官方没有公布中央直属机关、中央国家机关、解放军、武警部队等选举单位的代表组成结构。由于这些选举单位权力集中,管理人员多,它们选出的代表中,领导干部将超过三分之二。

由此可见,与中共历届全国党代表大会相同,参加二十大的2300名代表中,领导干部将占据接近三分之二的大多数。这些领导干部包括即将进入新一届中央委员会的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近380人。

其中,200多名中央委员中,包括新一届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国务委员,各省市自治区党政主要负责人,中央各部委和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等群团组织主要负责人,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部门主要负责人,解放军各军兵种、各大战区主官和武警部队主要负责人等。

与中央委员清一色都是正部级以上大员相比,170多名中央候补委员的构成相对多样化。其中包括:各省级党委的专职副书记,15个副省级城市和部分省会城市党委书记,部分解放军、武警部队副战区级、正军级将领,部分央企和高校负责人,部分少数民族代表,部分科研人员代表,少数市、县级主要负责人和基层代表等。

除新一届中央委员会成员,二十大代表中的领导干部还包括:中央各部委、中央企事业单位部分副部级、司局级干部,以及各省市自治区地市级党政主要负责人等。这些司局级、副部级干部,在代表中占比很大。

依照官方要求并参照中共十九大代表比例,预计2300名二十大代表中,“生产和工作第一线”党员将占三分之一左右。其中,工人党员(包括农民工党员)、农民党员代表约290人,专业技术党员代表约290人,还有约200名来自各行各业工作一线的党员代表。

二十大代表选举 政治标准放在首位

尽管所有二十大代表都要经过选举产生,但将进入二十大新一届中央委员会的成员,尤其是200多名中央委员可说是铁定当选。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常委、地市级党委书记基本也将当选。因此,二十大代表选举,重点是选拔那些“生产和工作一线”党员以及部分级别较低的干部。

按照中共中央要求,二十大代表选举要把政治标准放在首位,对政治上不合格的一票否决。

所谓政治标准,最重要的就是做到“两个维护”(维护习近平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官方还要求严把代表人选的廉洁关,严格甄别核查,防止“带病提名”“带病当选”。

近年来,一些当选过中共中央委员或全国代表的高官在落马后被查出严重的政治和经济问题。去年被查的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司法部原部长傅政华,中纪委指他从未真正忠诚于中共和人民,毫无“四个意识”,背离“两个维护”,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政治品行极为卑劣。同样在去年落马的中共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20年前担任副县长时就开始贪腐,但仍被一路“带病提拔”,并“带病当选”中共十九大代表。

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五年间有17名中央委员落马。2017年中共十九大以来,也有刘士余、傅政华、沈德咏三名中央委员被查。按照中纪委调查结果,这些高官大多都长期存在政治、经济和作风问题。但他们被查前都位高权重,即使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也很少受到有效监督和审查,因此能够顺利参加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乃至进入中央委员会。

二十大代表选举中,除领导干部和生产工作第一线党员这一基本比例外,官方还要求女党员和少数民族党员代表应占一定比例,并且要有经济、科技、国防、政法、教育、宣传、文化、卫生、体育和社会管理等各方面的代表。

江苏10多人“顶帽子”被取消资格

对于二十大代表选举,官方要求采取自下而上、上下结合、反复酝酿、逐级遴选的办法进行。具体说,就是广泛发动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参与代表人选的推荐提名,根据多数党组织和党员的意见,逐级遴选;组织部门要实行差额考察和考察预告,听取基层党组织、党员和群众的意见;选举单位要召开党委或党代表大会进行投票,实行差额选举,差额选举的比率多于15%。

对违规违纪违法问题“零容忍”

中共二十大代表选举工作于去年11月拉开序幕。高层强调,各选举单位要严肃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和选举纪律,充分运用湖南衡阳、四川南充、辽宁等地拉票贿选、破坏选举案件,开展警示教育,引以为戒。加强对代表选举工作的全程监督,对违规违纪违法问题“零容忍”,一经发现坚决查处。

无论领导干部还是普通党员,当选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不仅可以参会选举新一届中共中央委员会成员,代表身份也象征着荣誉和社会地位,总有人会想方设法让自己当选。

于是,代表选举中就出现了“顶帽子”现象。所谓“顶帽子”,是指一些领导干部或企业家,通过模糊身份、变换身份规避审查,以“生产和工作一线党员”身份参加选举。

据新华社上月报道,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一名由基层党委上报的中共二十大代表推荐人选是一家企业负责人,同时也直接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但天宁区委组织部审核发现,其主要职业是企业投资人和主要经营管理者,主要工作地点也不在生产一线,于是认定该人选不能作为工人党员代表。

报道称,像这样经过前期筛查被取消的推荐人选在江苏有10多人。为防止代表选举中“顶帽子”现象,江苏省创新运用《多重身份认定表》,详细列出代表人选的单位职务、从事职业、收入来源、工作地点、工资关系等七个方面。同时,认定结果还要经推荐单位负责人签字确认。

上海疫情严重 换届党代会或受影响

央视、新华社等主流官媒近期密集报道各地选举中共二十大代表的消息。报道称,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门已完成代表人选推荐提名工作,各部门党组织参与率达100%,党员平均参与率超过99%。

按照程序,各省市自治区中共二十大代表人选,将由二十大前完成换届的省级党代会确定。自去年10月开始,中共31个省市自治区已有将近半数完成党代会和省级党委换届,其余省市自治区也将在6月底前完成换届。

尚未完成换届的中共省级党委包括由政治局委员担任党委书记的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四个直辖市,以及广东省。其中,广东省宣布将在5月换届,北京将在6月换届。

上海市党委上次换届在2017年5月,不过目前上海疫情依然严重,能否在下月举行换届党代会尚无定论。但各省市自治区推选中共二十大代表的工作都在紧锣密鼓进行,不受换届影响。

所选出代表 须经资格审查委员会审查

中共二十大召开前,38个选举单位选出的二十大代表,还要经过中共二十大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审查。根据十九大前例,各选举单位选出的代表,有可能被二十大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查出问题,失去代表资格。

被查出的问题代表大多涉嫌腐败。比如,2017年7月24日,已当选十九大代表的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被查,自然失去参加十九大的资格。2017年9月底,中共公布各选举单位选出的2287名代表名单。但在10月18日十九大召开前夕,十九大代表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确认2280名代表资格有效,显示又有七人失去代表资格。

中共二十大代表选举是二十大召开的重要基础,中共各级组织都不会掉以轻心。作为中国五年一次的政治大事,二十大的一举一动也备受国内外关注。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