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户消杀视频引争议,各地防疫何时才能人性化?-中国讯息网 

入户消杀视频引争议,各地防疫何时才能人性化?

作者:中国讯息网 阅读量:6204 发布时间:2022-05-12 23:17:30

自西安疫情爆发以来,各地的防疫政策不断加强。西安是继武汉之后第二个拥有数千万人口的省会城市封城,天津是第一个迎接奥密克军挑战的直辖市。天津创立了“静默期”“原地静止”“全域静态管理”概念,是另一个封城模式。后面的吉林省疫情,吉林市、长春市直接实行封城管理。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抗疫成绩优异的各地遭遇了大量城门失守。上海防疫失败尤其令人担忧,除了同情上海,卦哥家财经发现人们还逐渐对当下在防疫中的一些做法出现质疑,近日著名时评家石述思也在微博上批判了深圳和北京的防疫政策。

石述思发内容表示:通过这次乘坐CA770入境隔离,我对自己曾在节目赞扬过多次的深圳管理水平深感失望。他对深圳从管控人员的基本素质修养到窗口单位的服务水平乃至与北京防疫政策调整的衔接,这里不像一个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地区,而仿佛看到内地三四线落后城市的粗放和推诿。最后还表示唯一值得宽慰的就是:目前在隔离的立年酒店被捅了七次鼻子检测核酸,没收钱。在文末讽刺表示:需要的话,我可以对这个我曾经最尊敬的城市唱一首《感恩的心》。

石述思是在内地经常出现在电视综艺节目中的社会评论家,所以对社会问题有一定的研究。在微博对防疫的言论发表后,他紧跟着发布了新的微博,他说:一个人是善还是恶,影响因素不仅有他的性格、经历、信仰乃至基因,还有社会的情境以及塑造情境的系统化力量。如果不知道后者,很可能沦陷其中,而不自知。很可能在善恶之间,向脆弱的人性跪倒。 

他与凌晨一点多时候发布的疫情观点,后早上就引起了舆论关注。卦哥家关注到,在下午他可能由于一些压力,再次发表了一条微博。他表示:不要嘲笑为民生和社会热点发声的人。能勇敢为民生发声的人,都不是为了私利。请保持一种原始的正义感,对不平事,不指望你能站出来吼一吼,但要与正义站在一起。只有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深挚的爱,才能体会。

不仅是这些社会大V近期受到疫情防控影响,很多普通市民发声由于没有关注所以没有形成舆论,抗疫手法也逐渐引发了一些普通市民网上的抱怨,特别是近期的多地入户消杀问题。

“大上海保卫战”不见尽头,虽然确诊人数逐渐下降,但上海防疫措施不松反紧。网民说,上海式抗疫50多天,市民前半截最担心就医与物资保障问题,后半截最担心被“静默”“易烊千玺”(一阳迁徙)和“削你”(入户消杀)。

一段大白入户喷洒消毒的视频疯传后,有网友在网上说,如果在藏有珍贵书画的家里消杀,他会从楼上跳下来。似乎入户消毒触及了文化人的底线,或者触及了了所有市民的耐心。

大白在公共场所和居民区的人行道上消毒是过去两年中经常看到的图片,然而,很少有人直接进门,在居民家中喷洒消毒剂。

很多网友质疑入户的必要性和科学性,也有人认为防疫人员随意处置居民生活用品,过程过于暴力。

一张在微博上流传的照片显示,两名防疫人员试图翻居民楼的窗户入室。转发该照片的网民写道,上海一个朋友介绍说,现在搞入室消毒,主人隔离在方舱不肯交钥匙,就只能想办法入室了。

在这次批评这种入户行为中,文化人士声音最大。“敦煌妖迹”的微博博主前天写道,他父亲是老一代漫画家,一辈子嬉笑怒骂、跟幽默打交道,但最近通话时声音十分沉重,“开口就是一句话:我真的好难过呀。”

父亲说,现在一人阳性,全楼转运。这就算了,但他们会拿着你的钥匙,直接进门消杀。“我们家要是被人进来,全方位地喷消毒剂,我的书怎么办?我的画怎么办?我收藏的那些卷轴、国画,怎么办?”

父亲还说,有个老朋友家里藏书过万册,有很多精品,甚至是孤本,要是有人进门消杀,他恫言就从楼上跳下去。“上海文联的某老师说,家里有吴昌硕、齐白石的真品,如果被进门消杀,那他这辈子就算完了。”

“他们这些老一辈的知识分子,有很多人一生的心血和情感,全都在这些书、这些画上面,假如一套宋版的《论语》,一幅张大千的山水,一件西周的青铜,这些东西被无差别地喷上了消毒剂,一遍两遍三遍,光是想象一下,都可能会出心脏病了……真的是要了他们的命了。”

最后,父亲感叹,他们老一辈的知识分子真的没有用,但并未解释。这名博主写道:“我大致能感觉出来,那一种秀才遇到兵的屈辱,和那一种螳臂当车的悲凉。毕竟,他曾经自傲漫画是投枪匕首,但他现在却在劝我,网上写文章,不该说的不要乱说,不要逞一时之快。”

根据卦哥家搜索的,说入户消杀就跳楼的是前上海电视台主持人叶惠贤。但许子东今天又澄清,跳楼的话其实是叶惠贤助理开的玩笑话。但不少网民留言表示许子东“被那个啥了”才这么说,纷纷留言“许老师保重”。

但除了这些文化人士外,网友也大量觉得普通家庭也很重要。文化人的古董字画当然珍贵,但普通老百姓家里的“第一封情书”“爸妈的书信”“记录成长的相册”也一样珍贵,需要得到保护与尊重。

上海女作家格十三今天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称,那些本来忙着在团购群里找各种物资的女人们,这两天都在忙着找“贵重物品保护指南”,担心自己成为密接被拉走后,家里要被入户消杀。

官媒微信公众号“侠客岛”今天发文说,执行入户消杀应当细致稳妥,不能无差别、粗糙化,“万一像珍藏的书籍、字画这类物品弄坏了,赔食品礼包也没啥用啊。”

网民不买官方的解释和安慰。事实上,人们抵制的不仅仅是消毒和对私人财产的破坏,更是入户的行为。

有网友说:“大多数人的恐慌来自于因对抗病毒而产生的无数未知行为,尤其是最近这个阶段,陷入了更大焦虑——无法保护自己最后的堡垒——家。人们这么大怨言,不是不配合抗疫,而是这种不科学、无厘头的行为,触碰到了人民安全感的底线。”

不止我们,估计其他地球上各地的老百姓都知道这个道理。教育部全国青少年普法网去年1月20日刊登的一篇文章,介绍了18世纪英国首相老威廉·皮特1763年在国会的一次演讲,题目是《论英国个人居家安全的权利》。

讲稿中有段脍炙人口:“即使最穷的人,在他的小屋里也能够对抗国王的权威。屋子可能很破旧,屋顶可能摇摇欲坠;风可以吹进这所房子,雨可以淋进这所房子,但是国王不能踏进这所房子,他的千军万马也不敢跨过这间破房子的门槛。”

文章称,“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一个基本的常识是,公权和私权之间有一个明确的界限,即非请不要进入。私人事务不要求官方救济,官方不能干预。

根据上述说法,无论居民是否有文化,只要他们没有行使请求权,一个国家的国王就不能进入房间,更不用说入户消杀的大白?卦哥家觉得,在严格的防疫政策下,把恶分拆成一个个小的单元或动作,那么作恶的每个人,都不觉得自己在做恶,也不会受到内心的谴责。

世界各国一直在与冠状病毒版的“电车难题”作斗争,该问题是由美国的哲学家托马斯·卡思卡特在1967年提出的。这考虑了两种情况。

有一辆失控的电车/地铁/火车在轨道上失控,它将撞死五名工人。你有权把火车换到另一条轨道上,在那里它会撞到一名工人并杀死他。你能扳动开关吗?

有一辆失控的电车/地铁/火车在轨道上失控,它会撞死五名工人。你在铁轨上方的一座桥上,有一个旁观者正在俯视着这起事故。如果你把他/她推到铁轨上,他/她就会死,但身体会让火车停下来。你会把旁观者推到跑道上了吗?

一个“实用主义”学派认为,你应该扳动开关,推开旁观者,杀死一个来救五个。“道义论”的方法可能会说,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故意杀人都是错误的。

现在防控严一点可能拯救生命,它也还可能毁掉生活。因为经济停滞,上海市民变得疯狂,生活陷入“停顿”。我们全社会都在寻找一条适合我们的防疫道路,很难,但没办法。上海是重要的直辖市,也是最国际化、最现代化的城市之一。舆论在一定程度上关注上海抗疫,也是因为上海在科学抗疫、法治抗疫、人性抗疫等方面的探索,可以未来为各地树立榜样。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