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舍土耳其战略价值 欧美头痛“捣乱盟友”-中国讯息网 

难舍土耳其战略价值 欧美头痛“捣乱盟友”

作者: 阅读量:8336 发布时间:2022-06-28 15:34:14

北约峰会明天(29日)起一连两天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举行,在俄军侵乌的阴霾下,其一焦点议题原是芬兰和瑞典的加入申请。外界原先认为,这点在美国和欧洲多国支持下并非难事,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以芬兰和瑞典涉嫌支持“恐怖组织”为由,表明不会赞成两国加入,势拖慢相关程序。分析认为,埃尔多安的表态既反映安卡拉对瑞典在库尔德问题立场的长期不满,也显示他在通胀飚升下选情不稳,急需话题转移视线。对欧美而言,土耳其近年屡在北约内外“扭计”令人头痛,但这个“捣乱盟友”深具战略价值,难以轻言割舍。

长年奉行军事不结盟政策的芬兰和瑞典拟加入北约,原是俄军侵乌引发的其一主要地缘政治余波,外界原预期可在这次北约峰会或更早前落实,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指摘瑞典等北欧国家容许库尔德工人党(PKK)等被欧美同样认定的恐怖组织植根,表明无意赞同芬、瑞加入北约。

鉴于北约新成员加入须获原有成员国一致同意,因此芬兰、瑞典以至欧美大国展开游说,但安卡拉未松口。据德国之声,土方三大要求包括:(1)停止支持土方视为恐怖分子的库尔德族组织(2)取消针对土军出兵叙利亚的武器禁运(3)引渡2016年未遂政变后获芬瑞批出政治庇护的土国人。

明年大选 埃尔多安建强人形象

土耳其的阻挠令美国和欧洲颇感不满,但外交官出身的土耳其学者乌尔根(Sinan Ulgen)上月向卡内基欧洲中心坦言,安卡拉无意真的阻挠芬、瑞加入北约,只想各国承认其安全关切。他其后再在评论网站Project Syndicate撰文,阐释埃尔多安的两大考虑因素:首先,埃尔多安的立场反映土耳其对瑞典在库尔德问题(尤其是PKK)立场的积怨,再加上前述涉及未遂政变和武器禁运的争拗,“埃尔多安立场得到跨党派广泛支持”;其次,埃尔多安决定将高调反对而非诉诸低调外交有选举考量,因其支持度近期不断下滑,距总统大选一年之际,他希望建立在国际政治发挥关键角色的强人领袖形象。

土耳其防碍北约行事有先例

土耳其与欧美的分歧非一日之寒,诸如加入欧盟、爱琴海主权、移民和民主法治等争议此起彼落,妨碍北约行事更非首见。北约2009年拟委任丹麦首相拉斯穆森为秘书长时,安卡拉因不满其处理宗教亵渎漫画和“库尔德恐怖分子”方式一度阻挠;到翌年跟以色列闹翻后,土耳其更阻止北约跟以国合作长达6年;后来埃尔多安又以库族武装为由,将北约加强防卫东欧成员国的计划拖延数月。《纽约时报》形容,土耳其对北约堪称“捣乱盟友”(disruptive ally)。

但安卡拉眼中,过去一段时间也体现北约回应其安全诉求的不足,举例说,美国与盟友2015年开始撤回部署在土耳其接壤叙利亚边境的爱国者导弹防卫系统,再加上美国支持叙国境内的库族民兵YPG(土方眼中的PKK叙利亚分支),促使埃尔多安转而跟俄罗斯破冰,甚至求购俄制S-400导弹防御系统,加深土耳其与美国(以至北约盟友)的隔阂。这次争拗欧洲正值俄军侵乌的重大安全危机,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在欧洲安全角度有重要战略意义。《经济学人》分析指,土耳其这次做法“注定有后果,即使埃尔多安屈服”,包括可能“被边缘化”。

战略价值高 北约亦乏机制踢走土国

这不代表北约可彻底放弃土耳其,一方面北约现在没有强行“踢走”成员国的机制,另一方面土耳其仍深具战略价值。首先是土耳其的军力,现役军队人数达35.5万,在北约内规模仅次于美国;其次是土耳其的地理位置,前美国驻欧洲陆军司令霍奇斯(Ben Hodges)向《经济学人》指,土耳其控制黑海入口,邻近中东冲突热点,亦是连接欧洲与中亚能源的走廊,“不敢想像没了土耳其的北约”。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