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拜激起千层浪-中国讯息网 

一拜激起千层浪

作者:中国讯息网 阅读量:8704 发布时间:2022-07-25 22:22:40

“任何‘拜鬼招魂’的行为都绝不能容忍!”

“不敢相信发生在南京,这就是灯下黑吧!”

“既然你拜鬼,那就去做鬼吧!”

愤怒的中国网民连日来在社交媒体上声讨“90后”女居士吴啊萍。

这一切,要从上星期四(7月21日)说起。

当天,有中国网民发视频称,他今年2月在南京玄奘寺游览时,赫然发现寺内地藏殿里供奉着参与过南京大屠杀的日本战犯牌位。牌上标注的供奉人为吴啊萍,供奉时间是“2018-2022”年。

这下可不得了。网民指出,被供奉的松井石根是南京大屠杀主要负责人之一、甲级战犯;谷寿夫是乙级战犯;野田毅是在南京制造杀人比赛的丙级战犯;田中军吉被称为“杀人狂魔”。在二战结束后,松井石根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战争罪行,在东京巢鸭监狱被执行绞刑;田中军吉、谷寿夫、野田毅在中国受审,在南京雨花台被执行枪决。

中国舆论炸锅,延烧的话题更在微博引起数以亿计的讨论。网民几乎一面倒认为,吴啊萍为侵华日军战犯设立牌位的举动“完全不可原谅”。“只要身在中国!就是一头猪都知道日本鬼子对中国犯下的累累罪行!永远不会原谅日本鬼子,这个吴啊萍疯了!”“吴啊萍是不是境外敌对势力,日本人派来的?”

南京政府不敢懈怠,火速成立了调查组,并在星期五(22日)通报免去南京玄武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胡圆圆的职务,撤换玄奘寺住持,责令玄奘寺停止日常活动。

除了胡圆圆,另有两名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官员受诫勉和停职检查处分,他们分别是南京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苏宇红,以及民族宗教事务局副局长纪勤。

然而,事件并没有随着这些官员受到惩处平息,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星期五下午发文说,这件事“突破了法、理、情的底线”;“那些战犯中不止一人直接参与了当年对南京的攻克和屠城。在南京寺庙里供奉他们的牌位尤其是一份特殊伤害,是对南京大屠杀历史定论的猖狂挑衅”。

胡锡进还认为,吴啊萍在距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只有22分钟车程的寺庙供奉日本战犯,肯定是有人或阴暗力量以阴谋方式干出的事情,其目的就是要捣乱和挑衅。他主张“依法严惩此事的操作者及谋划推手”。

胡锡进并强调,玄奘寺存在惊人漏洞,必须通过这次处理坚决堵住。他指出:“我们的社会里有坏人,他们想制造事端,各地寺院也应有所警惕,防止被他们利用。”

《环球时报》也发表社论敦促南京政府“给广大网友一个严肃的交代”,严查并严惩吴啊萍。“战犯牌位供奉人‘吴啊萍’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做出这种行为?......松井石根等人的肉体早已在正义的审判中化为灰烬,个别想给他们‘招魂’的人,面临的必将是千夫所指。”

在官媒和舆论压力下,南京政府在星期日(24日)晚揪出了吴啊萍,并在发表的长文通报中详细说明她的身份,以及交代她的供奉原因等等。

通报首先说,1990年出生的吴啊萍,2000年从福建迁至南京随父母生活。2009年,她到北京某医学院就读,四年后进入南京某医院从事护理工作。2019年9月,她辞掉在医院的工作,选择去五台山某寺庙当居士。

2017年12月18日,吴啊萍到玄奘寺要求供奉牌位,并在登记表上填写“松井石根、谷寿夫、野田毅、田中军吉、向井敏明、华群(美国人明妮·魏特琳)”六人名字;当寺庙人员询问和这些人的关系时,吴啊萍谎称是朋友。

寺庙按照每个牌位每年100元标准,共向吴啊萍收费3000元,供奉时间为2018年至2022年,共五年。

通报也引述吴啊萍说,她到南京后了解到侵华日军战犯的暴行,知道了松井石根等五名战犯的罪行,结果产生心理阴影,长期被噩梦缠绕。在接触佛教后,吴啊萍产生了通过供奉五名侵华日军战犯“解冤释结”、“脱离苦难”的错误想法;同时了解到美国传教士魏特琳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保护女性的善举,因受战争刺激,回国后在家中自杀,她想通过供奉帮其解脱。

通报接着说,吴啊萍2017年3月以来曾因失眠、焦虑等症状,先后三次到医院就诊,并服用镇静催眠药物。

“吴啊萍出于自己对因果释结的错误认知和自私自利的动机,在明知五名被供奉者为侵华日军战犯的情况下,仍出资在宗教活动场所为其设置牌位,严重违背了佛教扬善惩恶的教义教规,严重破坏公共秩序,严重伤害民族感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涉嫌犯寻衅滋事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胡锡进星期一(25日)发文,也直接点出吴啊萍“是一个心理上有问题的人”。他认为吴啊萍会用本名设置牌位,这说明她对供奉日军战犯是什么性质的认知出了严重问题,而且没意识到这会给她的声誉带来灭顶之灾,甚至在犯寻衅滋事罪。“否则她应该会用个假名的。”

胡锡进进一步说,吴啊萍从医学院毕业,之后在一家南京不错的医院就职,却突然去五台山寺院做居士,“这些都不太合普通人的思维和心理。她的修行看上去有点修邪了”。

他最后呼吁民众以理性态度看待吴啊萍,称对“吴啊萍怎么处理,最终要听法律的”。这一句话,同样呼应让吴啊萍供奉的玄奘寺。

根据南京政府星期日通报,南京市宗教事务管理部门对玄奘寺进行了调查处理。玄奘寺对被供奉者身份没有进行核查,发现供奉侵华日军战犯牌位后,虽已撤下但一直隐瞒不报。根据规定,南京市玄武区民宗局已责令玄奘寺进行整顿,并已撤换玄奘寺主要负责人传真的职务。同时,免除传真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职务。

虽然通报针对玄奘寺以及传真的信息只有几句话,但神通广大的网民和媒体似乎意犹未尽、接连挖出了许多料,尤其是俗名为李义将的传真。

传真被曝名下有六家关联企业,涉及养老、旅游、文化传媒、寺庙经营等多个领域,曾自筹资金800万元参与电影拍摄等。不过,传真被扒出来的这些行为,跟吴啊萍供奉甲级战犯事件,并没有直接关系。

回头看这一系列事件。吴啊萍原来是真名,而且搅动中国舆论一片沸腾的重大舆情事件,背后是一个年轻女子长期被噩梦困扰、寻求精神解脱的故事,其中看不出有什么阴谋或阴暗力量。吴啊萍的行为,之所以引发轩然大波,跟中日关系日趋紧张以及中国强烈的反日情绪,有直接的关系。

不久前,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就引起部分中国网民狂欢。据报道,甚至有中国商家举办活动庆贺,推出“奶茶买一送一”“7.8安倍开席套餐”等大酬宾活动。而澎湃新闻特约评论员曾颖因在日本直播讲述安倍遇害一事时数次哽咽落泪,也引来大批网民炮轰,被指责为“汉奸”“精日分子”,有消息称曾颖因承受不了舆论压力试图轻生。

不过,尽管网民、胡锡进的发声都措辞严厉,官方也立即采取行动,严查与惩处玄武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和玄奘寺有关人士,但细读胡锡进与主流媒体的态度,他们在明确表达批评态度的同时,也在努力息事宁人。

对于日本一些教科书不承认侵华战争、日本领导人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以及日本正推动修宪等议题,中国政府持明确批判与否定态度。然而,若反日的民族主义情绪发展成难以驾驭的浪潮,成为动辄引爆群情沸腾的舆情事件,那也是官方的一件麻烦事儿。

“90后”女居士吴啊萍,这次刚好撞上了枪口。希望这次的事件,不会让她被噩梦困扰的问题更为加剧。虽然这看起来,很难。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