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佩洛西留下的“手信”-中国讯息网 

解读佩洛西留下的“手信”

作者:吴俊刚 阅读量:9953 发布时间:2022-08-10 21:57:54

同性恋课题在美国之所以演变成政治课题和文化战争,原因之一是支持和反对的两大阵营都采取决不妥协的抗争方式。美国的经验说明,连在一条藤上的瓜还很多,必会一个个接踵而至。是故处理问题一定得深思熟虑,通过理性对话协商,消除疑虑,达致共识。 

美国众议院议长、高龄82的佩洛西到访新加坡,获得高规格接待,几乎见到了所有政要,包括总统、总理、副总理、国务资政、外交部长等,风光极了。8月1日,佩洛西办公室发布的新闻通稿里,逐一胪列了她所见到的每一个人,以及交谈的主要课题。

但相当出人意表的,是新闻稿在结尾时突然杀出个程咬金,公然要在本地的美国公司,支持新加坡的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和性别认同疑惑者(LGBTQ)群体。作为一个新加坡人,看了感觉非常扫兴。老太太来作客(尽管在很多人看来此行并没什么实质意义),我国政府礼貌款待,她临走前却留下这个令人感觉不祥的“手信”,到底意欲何为?

8月4日,新加坡内政部发出一则简短回应:“政府要提醒外国公司,它们在公司内部可以自由倡导多元性。至于在新加坡倡导可能导致社会分裂的课题(包括LGBT课题),它们应该谨慎。在这些事情上该怎么往前走,应由新加坡人自己来讨论和达致共识。”

其实,这并不是新加坡政府第一次对美国和其他外国公司发出这样的警告,只不过是重复了六年前说过的话。美国大使馆、佩洛西的幕僚们和美国公司的高管们对此应该心知肚明。他们不可能没给主子提个醒。

早在2016年6月7日,内政部发出了一份“关于外国公司赞助2016年度粉红点”集会的文告,就对外国公司是否能赞助每年在芳林公园演说角落举行的粉红点(Pink Dot)活动的问题做出回应。文告说,主办方已连续好几年在演说角落举办此活动,而LBGT群体也在此活动表达其关注的课题。政府一直秉持的总体立场是,外国团体不应干预我国国内课题,特别是政治课题,或是有争议性且带有政治意味的社会课题。这些是须由我们新加坡人本身来决定的政治、社会或道德选择。LBGT课题即是其一。

有鉴于此,演说角落使用条例规定诸如粉红点之类的活动,外国人既不能主办或在活动上演说,也不能参与游行。内政部将会采取步骤,进一步阐明外国人不得资助、支持或影响在演说角落举办的活动。文告一出,原本那些公开参与和赞助有关活动的美国公司随即收敛许多。

话早说清楚了,那为什么佩洛西仍明知故犯,执意为之?是不是在说,你们这个小国就得跟着我们美国的脚步走?民主党在10年前就已把支持同性婚姻列入党纲。我们只能希望不会有美国公司或任何本地团体真的受到怂恿和“鼓舞”而昏了头脑,在有关课题上轻举妄动。新加坡肯定不是美国。

在本地,同性恋相关课题的争论,包括是否应废除刑事法典377A节条文,近来急剧升温,由此导致的社会矛盾也已有尖锐化的倾向。先是“粉红点”6月间在芳林公园恢复举行了冠病疫情以来的首场实体集会。接着是7月23日,一些团体召集了一个“保护新加坡市民大会”(Protect Singapore Townhall)。两者对是否应废除刑事法典第377A节条文(规定男男性交违法)各执己见。有人甚至还报警举报市民大会的主办者,警方评估后觉得事情未涉及刑事犯罪。

唱对台戏不能促进沟通交流

可见局面已相当紧绷,局外人也不难感觉到那种一触即发的积压情绪。但必须强调的是,唱对台戏的做法不只不能促进沟通交流,反而很容易激发对立情绪,是不可取的。在这种敏感时刻,双方最该做的是安定情绪,不要继续互相刺激。佩洛西的做法只会火上浇油。

内政部长尚穆根近来已数度就有关课题发声,阐明政府的立场和处理问题的方法。7月30日,他向媒体表示,政府广泛咨询各群体的意见,包括宗教领袖、基层领袖和来自不同背景的新加坡人,以及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等。许多人都同意男男性交不应构成犯罪。

但他也指出,“与此同时,多数人不希望男男性行为的除罪化会带来其他重大改变。特别是,多数与我们交谈的人都希望能保留对婚姻现有的立场,即在法律上把婚姻定义为男女的结合。人们不想改变这个现状,也不想看到目前各种以这个婚姻定义为依据的政策,有任何改变。”换言之,应该有个限度。

尚穆根认为,两派人都希望人们可以听见他们的声音,预计未来还会发生更多类似情况。“如果一方使劲推,另一方就会反击。我们在许多国家都看到这种情况。我们是个小地方,如果事情发生在新加坡,这些裂痕会撕裂我们的社会结构,造成很多伤害。这也是为什么政府一直以来提倡适可而止,小心行事,不要鼓吹可能伤害社会的立场。”

在处理同性恋等课题上,佩洛西所自来的美国可以说是一个最要不得的恶例。因为这类课题已经被泛政治化,难有什么解决方案。美国民主党人多数支持同性恋和同性婚姻,共和党人则多数持反对态度。一个代表“进步派”,一个代表“保守派”,双方争执不休,势如水火,由此导致两党对立、宗教团体介入和社会撕裂。有人名之为文化战争。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战况之惨烈难以名状。

在国会,有关课题已经成为两党斗争的核心议题之一。比如,去年2月在众议院通过的平等法案(Equality Bill),其实早在1970年代就已出现类似版本,但一直无法通过。现在的版本在2019年时也曾获得众议院通过,但当时的参议院不受理,于是胎死腹中。即使参议院通过,时任总统特朗普也公开表示会加以否决。这回法案能否通过,参议院这一关也是个未知数。

除了政党和议会,法院也成了双方的战场。美国是个诉讼成风的社会,很多争议动辄闹到法院,但并不能因法院的裁决而解决。比如最近最高法院作出裁决,推翻近半个世纪前有关女性堕胎合宪权的“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裁定女性堕胎并非宪法赋予的权利,顿时引起轩然大波。这种谁入主白宫就能推翻前判的做法,实是法治的一大讽刺。

同性恋课题在美国之所以演变成政治课题和文化战争,原因之一是支持和反对的两大阵营都采取决不妥协的抗争方式。此外,这个课题也不仅仅是同性婚姻,而是复杂多端,涉及社会各个层面。比如,若同性婚姻合法化,与之俱来的就有各种法律、教育、福利等问题。如同性婚姻是否享有与异性婚姻同等的法律权利,学校里是否应该有同性恋教育,若有应从哪个年级开始等等,都有诸多争议性存在。即连跨性别者有权进什么厕所也引起争论。

本地有关同性恋课题的争议,也不可能止于第377A节条文应否废除这个问题。美国的经验说明,连在一条藤上的瓜还很多,必会一个个接踵而至。是故处理问题一定得深思熟虑。但无论如何,我们绝不能盲目仿效美国人的做法,而应该依循处理种族、宗教矛盾的一贯手法,通过理性对话协商,消除疑虑,达致共识。

我们要建设一个真正能包容,不歧视任何群体的社会,在做法上绝不能重蹈美国覆辙。现在有些人也许受到欧美文化风气太大的影响,开始模仿他们的做法,如试图通过抗争或诉讼方式解决问题,他们忘了这种做法只能使矛盾激化,于事无补。我们必须吸取美国失败的教训:一是不能搞对立抗争;二是不能让课题政治化;三是不能操之过急。倒过来说,就是得协商,得就事论事,得实事求是。

在同性恋课题上,我们没有理由不能逐渐达致共识。社会上有这么一个群体,缩小来看,就如一个家庭里出现了特别性取向的成员,排斥或歧视他们肯定不能解决问题,最终必须是包容、接受和谅解。我们有我们的智慧和办法,因此,希望佩洛西老太太和其他美国政客或公司,不要插手和添乱。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