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通过芯片法案 该放鞭炮的是中国-中国讯息网 

美国通过芯片法案 该放鞭炮的是中国

作者:雁默 阅读量:6975 发布时间:2022-08-10 22:04:57

美国芯片法案的新闻都被佩洛西事件吃掉了。然而,这也是影响深远的事件。

在芯片战场上,美国的补贴计划是拿自己的短处与中国的长处较量,时间一拉长,对美方的负面效应就会浮现。

先拉一拉时间线:

6月15日,传出美日合作,最快于2025年在日本境内设立一座2纳米晶圆厂。

7月4日,传台积电无惧半导体供过于求的前景,原订今明两年扩厂11座的计划不变,地点包含美国、日本、大陆南京与台湾。

7月25日,传出半导体研调机构Tech Insights从比特币挖矿机中发现中芯7纳米产品。

7月25日,台联发科与英特尔宣布建立策略合作伙伴关系,由英特尔代工制造16纳米芯片。

7月27日,美国芯片法案(CHIP+)过关,内含毒丸条款,禁止接受补助的厂商在中国设厂。

以上消息显示,在成熟制程上的卡位才是重点,先进制程则受到过度关注,但在经营层面,两者有直接的逻辑关系。

结论直接说在前面:美国通过芯片法案,该放鞭炮的是中国。

台积电在海外大举扩厂,除美国外,其余主要都是成熟制程厂,包含南京厂在内。这件事发生在去年4月。从今天看来,这家龙头厂显然早在去年初就发现大陆半导体在攻成熟制程,而台媒与外媒直到现在才注意到该现象,去年初几乎所有人都将焦点放在先进制程。

《华尔街日报》近日评估,中国预计在2024年以前将有31座晶圆厂投入量产,比台湾地区(19座)与美国(12座)都多。然而,受限于设备、材料遭“卡脖子”,因此大陆晶圆厂势必主攻成熟制程。

这意味着成熟制程产品将在未来几年大量涌出,如无意外,价格必跌,非陆制的成熟制程厂也将遭到挤压,被稀释全球份额。去年,当中外都在讨论先进制程,并将其视为中美博奕的关键领域时,很少人注意到成熟制程才是决胜战场。

谈半导体技术发展,不能抛弃经营面来看,这是一个资本密集产业,如果钱赚得不够支持研发,再多的补贴都是事倍功半。

全球先进制程有9成掌握在台积电手里,然而却只占其营收的50%,换言之,半家台积电以及所有其他竞争者的主要营收来都自成熟制程,而若成熟制程被中国大陆所取代,连台积电都只剩下半条命,遑论其他厂商。

这就是为何中芯7纳米造成了如此大的震撼,因为若在设备与材料都受限的状况下,中国还能抢占先进制程市场,那么其他厂商的获利空间就更小了。不论中芯7纳米产品稳定度如何,它都不仅止于象征意义。

这样就能理解,为何台积电在南京与日本熊本,都意在扩大成熟制程产能,因为第一品牌往往是最先感受到寒意的。

从产品面来看,先进制程只集中在极少数应用领域,手机、计算机里的CPU、GPU需要先进制程,其余包含车用电子、一般电子设备、国防工业用电子、太空电子,都不需要先进制程。

在芯片短缺恐慌一年半以后,通胀带来消费紧缩,芯片供过于求的预警已嗡嗡作响;加上中国有望在成熟制程上快速抢市,业界评估最快2023年上半年成熟制程就会出现供应过剩的现象,需求能维持不坠的就是车用市场与数据中心,而前者只需要成熟制程。

供应过剩的预期,使得半导体行业的资本支出被迫缩减,但仍不影响成熟制程扩厂,原因在于明年此战场恐上演卡位战,产能必须有扩张空间。

重点是,面临萎缩的是手机、计算机等次必要性电子消费品,其实也就是先进制程的生意,因此台积电、三星、英特尔必须更加重视成熟制程营收的稳定,但客户争夺战已然开打。

台联发科与英特尔宣布建立策略合作伙伴关系,主要是成熟制程的生意,这意味着英特尔已经在抢成熟制程的客户,意欲将台积电与三星挤压到先进制程的小屋里。

简言之,趋势指向中国在成熟制程产品的自主,境外大厂盈利空间缩减,本该是在中国设厂以维持在地供应能力时,美芯片法案通过,并塞入毒丸条款。

如果美国只专注于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这场半导体博奕中方很难速胜。但美方想发起补贴战,形同露出破口给中方长驱直入,因为美国从来不擅长补贴战,而且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美国产业是愈补愈大洞。

现在美日合作强攻2纳米,说来讽刺,35年前在半导体领域展开决战的就是这两个国家,现在倒是如胶似漆了。

1987年,为了因应来自日本的半导体竞争挑战,美国政府与14家美国半导体制造商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以名为Sematech的计划得到了五年内总计5亿美元的公共补贴的支持。根据当时美媒报道,Sematech组织是美国工业政策中前所未有的实验。

Sematech是否打败日本的关键,在美国至今备受争议。

这场战役,日本由于市场决策错误而大败,而美国的成功在于,一方面抄日本作业,整合业界搞集体主义合力抗敌;另一方面,在政治上对日本极限施压,强迫其开放市场,征收高额进口关税,禁止日方收购美国企业。在美方的多面强攻下,才分出胜负。

简单说,在A战场没有赢面的美国,创造了B战场并取得胜利,从而让美国半导体业复苏。然而,美国打瘸了日本,A战场的生意却拱手让给了韩国,这才是压垮日本半导体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渡过危机后,Sematech很快便起了内讧,这个“联军组织”被控遭英特尔控制,制程技术的走向被引导至有利于英特尔的方向,严重影响其他业者的发展。

Sematech能发挥成效,在于由熟悉市场的业界主导,而非政府,这也符合美国的商业文化。可是企业之间尔虞我诈的问题,在外部危机消失后迅速恶化,致使政府补贴遭到滥用。

Sematech是大型芯片制造商的“独家乡村俱乐部”,多年后美国业界如此评论Sematech,并毫不讳言地说:美国浪费了钱……Sematech花费5亿美元的政府资金,但对该行业的贡献为零……免费的政府资金导致了可怕的低效支出。

而现在的芯片法案的补帖超过Sematech100倍。

对许多美国业者而言,政府补贴有毒,在大者恒大的定律下,政府补贴只是图利大咖,抑制小咖的不当介入。

回到今天。芯片法案一通过,英特尔便宣称全速推进在俄亥俄州200亿美元的投资。美国众议院除了四名俄亥俄州议员外,所有议员都投票决定向俄州半导体制造商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补贴。

英特尔又来了,这家企业总是补贴大赢家。而这次明显感受到被抑制的,除了美商AMD、高通、辉达之外,还包含了非美国业者台积电与三星,这些都是大厂。Sematech旧事重演,充分说明美国不擅长打补贴战。

台积电与三星想抢补贴,还得靠游说公司收买议员,但英特尔作为本土大厂,早与民代形成利益结构;想抢预算,台积电与三星怎么是对手?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地头蛇是“一毒”,禁止在中国设厂的毒丸条款则是“二毒”。

一再吞毒,对资本密集又有景气循环风险的芯片大厂而言,非死即伤。因此,台湾有专家评估,台积电有可能放弃争取补贴。但放弃补贴,在美国还养得起先进制程厂吗?

这么说吧,大型芯片业者必须放眼全球市场才能生存,但“芯片法案”要求厂商只能做“半球市场”,这补贴是否未免太毒呢?就算是英特尔,恐怕也吞不下毒丸。

关键就在于,禁止在中国设厂是否包含成熟制程厂?

是否禁止成熟制程在中国设厂或扩厂,最关注该问题的恰好就是美商英特尔。目前的消息显示,未来十年,拿美国芯片补贴的厂商不得于大陆开展二十八纳米以下的制造业务。

成熟制程,在台湾、大陆与韩国制造,成本都比其他地方便宜,因此禁止在大陆设成熟制程厂的最大受害者,便是英特尔。这就是为何英特尔与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SIA)目前正在积极游说国会,反对这颗“太大粒的毒丸”。

别误会,本文不是说先进制程不重要,而主张应将思路矫正,让成熟制程推动先进制程,让市场概念引领技术概念。

如上述所言,中国的优势是操作产业政策的娴熟度,而这恰是美国最大的弱点。产业政策是这样的,不能预期政府投资能得到100%的有效运用,有效度端视该地的经济文化。在一个高度强调股东利益、并经常性玩弄账面游戏的资本主义地区,补贴效益要先打对折,因为钱怎么用,端视企业“质量”(品德与体质),政府很难精细监管。

此外,就算企业将补贴都用于研发,该企业内部的创新文化也至关重要。若内部缺乏创新鼓励制度,研究经费也会高比例打水漂,而且还得考虑行业竞争下的人才流失。

简言之,政府不是撒钱就好,还得有监管机制,以及为产业打造良好经营环境的各种政策配套,这才是成功的产业政策。而长期排斥产业政策的美国,没有这种本事。

美国的竞争力来自于创新,创新的基础则来自于高度的自由竞争,现在人尽皆知的那些美国跨国企业,没有一家是靠政府补贴壮大的,包含英特尔在内,虽然它明显是Sematech的最大受益者。

Sematech的正面教材是,以市场面决定技术面;负面教材是,缺乏有效监管。

因此,中国要实现完胜,不是只想着在技术上实现弯道超车,而是要在生意上做到足够规模;说白了,赚了钱,什么都好办。

不过,中国要注意的是,过度削价竞争在芯片业有害无益,因为工厂过于昂贵,必须实现最佳利润区间,以免耽误了研发,这就有赖于有效监督。

美国芯片补贴绝大部分的钱掌握在商务部手里,这个部门最重要的任务有两个:一是决定投资哪种研发方向,二是大举对外招商。

关于一,若由政府主导研发,便违背了历史教训,Sematech的主要正面效应来自业者主导,而非政府主导。

关于二,有毒丸条款在,形同对商务部的对外招商形成了阻碍,让拿补贴的企业只做“半球生意”,无论大饼画得多美好,必将失败。

最后,要确保原料的供应,可以的话也应自主,比如大多掌握在日本手里的化学原料。只要做好监管与原料供应,两年内,就能深切感受到中国在芯片业的突飞猛进。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