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西方为敌只会葬送一国两制-中国讯息网 

视西方为敌只会葬送一国两制

作者:刘梦熊 阅读量:5335 发布时间:2022-08-12 00:40:55

在一国两制问题上,在战略判断上将“美国和西方外部势力”视为敌人,在战略决策上“坚决作斗争”,只能“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将国际资金链推到香港的竞争对手那边去。 

今年7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政府就职典礼中发表重要讲话,明确指出一国两制“这样好的制度,没有任何理由改变,必须长期坚持!”并且郑重表示:“中央政府完全支持香港长期保持独特地位和优势,巩固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的地位,维护自由开放规范的营商环境,保持普通法制度,拓展畅通便捷的国际联系。”然而言犹在耳,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港澳办公室主任夏宝龙在日前一个研讨会提到“爱国者治港”时宣称:“美国和西方外部势力不会甘心,随时可能反扑,必须坚决与美西方外部势力作斗争”云云。这番论述,无疑在香港一国两制问题上将“美国和西方外部势力”视为“敌人”,要“坚决斗争”。

这一战略判断、战略决策,究竟对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方针是有利还是有害?正确还是错误?不妨“疑义相与析”。

首先从历史经纬来看,中共在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果断中止“阶级斗争为纲”路线,将全党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为中心”,开启改革开放新时期。根据现今载于《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文献《邓小平开启改革开放与中美关系新基础的奠定》记录:“在邓小平倡导下,中国共产党内逐渐达成一种共识,中国实现现代化,必须搞改革开放”“而对外开放和引进的重点是美国”“发展中美关系,是中国坚持改革开放的内在要求。”

1980年代初,中英两国就香港主权移交展开谈判。期间邓小平高瞻远瞩,在对资本主义再认识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以此作为解决香港、澳门、台湾问题的蓝本。

与改革开放共识相背

正因中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改革开放”取代了“以阶级斗争为纲”,才有一国两制方针的诞生。因而,改革开放是“纲”,一国两制是“目”,纲举目张。根据中国共产党内对改革开放与中美关系新基础的认知和同一逻辑,发展、改善、加强中国和美国西方发达国家的关系,同样也是在香港坚持一国两制的“内在要求”。令人错愕的是,当今北京涉港系统负责人在论述一国两制时,却将“美国和西方外部势力”视为“敌人”,这与邓小平等老一辈领导人关于改革开放、一国两制与中美关系新基础的党内共识背道而驰。

再者,习近平在香港的讲话中强调,中央政府完全支持香港“巩固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的地位”。将“美国和西方外部势力”视为“敌人”要“坚决斗争”的说法,实际上与习近平的表态唱反调。

香港之所以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正是由于在英国百年治下拥有自由、法治传统,加上香港人的刻苦耐劳和对环境的特强适应力,在上世纪70年代成长为亚洲四小龙的基础上,香港的普通法制度、自由港地位、简单低税制,言论、新闻、资讯、资金人员出入境等各种自由、中西文化交汇等一系列优越条件,吸引了“美国和西方外部势力”的众多商业银行、保险公司、投资银行、大律师行、大会计师行等到香港设总部、办企业、参股份,成行成市,大展拳脚。这些金融机构正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主要持份者。若在战略判断上将之视作敌人,在战略决策上“坚决与美西方外部势力作斗争”,国际金融资本“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那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要说巩固,就连保持都保持不了。

香港之所以成为国际贸易中心,是由于“美国和西方外来势力”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对中国开放市场,同时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过程中的国际分工令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在此背景下,香港则有自由港、简单低税制、法治与国际接轨,有完备金融、法律、会计配套服务等条件,故成为国际贸易(包括转口贸易)中心。从中国2021年对外贸易总额达到6.05万亿美元来看,前五大贸易伙伴分别为亚细安、欧盟、美国、日本和韩国,此外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以及瑞士等份额也占了不少。中国和俄罗斯的贸易额只有1468.7亿美元,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不到2.5%。若战略判断上将“美国和西方外部势力”视为敌人,无异将香港国际贸易中心的主要利益攸关者,国际产业链、供应链釜底抽薪,从中国转移布局到越南、印度、墨西哥等地,则香港的国际贸易中心地位同样不要说巩固,就连保持也保持不了。

香港之所以成为国际航运中心,是由于地处东北亚和东南亚中间,又背靠号称世界工厂的中国大陆,历史上又是世界四大良港之一,因此顺理成章成为国际航运中心,集装箱码头、国际机场一度在全球名列前茅。无论国际航空公司的客、货运机,抑或国际海运的客、货轮或集装箱,除了中国本身,主要是来自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因此成为香港国际航运中心的最主要顾客。若战略判断上将他们视为敌人,人家“惹不起,躲得开”,不来就是。那香港的国际航运中心地位也保持不了。

古语:“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放眼当今世界,任何人都必须正视一个230比五的客观现实:目下世界有235个国家和地区,当中社会主义国家只有五个,即:中国、朝鲜、越南、老挝和古巴。且不説越南的革新开放突破传统社会主义模式,取得令人瞩目的变化,这五个社会主义国家对比世界上其他230个国家和地区,毫无疑问居于少数……因此,香港的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地位这撮“毛”,基本上是依附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这张“皮”。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也是通过香港这座桥梁、通道,与西方发达国家形成资本市场“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态势,招商引资,吸收人才、先进科技、市场经济观念、法治观念、人类文明发展共同成果。因此,在一国两制问题上,在战略判断上将“美国和西方外部势力”视为敌人,在战略决策上“坚决作斗争”,完全是历史上王明“左”倾关门主义、冒险主义的翻版,只能“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将国际资金链推到自己的竞争对手那边去。

君不见:正当北京涉港系统负责人叫嚷“坚决和美西方外部势力作斗争”的同时,新加坡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胸襟招揽,一切政策的出发点就是为了吸引外来投资。新加坡如今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近10万美金,将香港抛在后头。

不违反一国也不摧毁两制

一句话,香港“以斗争为纲”赶客,新加坡以良好投资环境迎客;香港为何向下沉沦?新加坡因何向上提升?难道不值得北京涉港系统负责人反思吗?百年以来有哪一个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是靠“斗争为纲”形成的?毫无疑问,香港的一国两制要行稳致远,任何从右的方面违反一国原则,搞“香港独立”叫嚣、毫无意义的“本土”鼓噪、暴力冲击破坏治安的违法行径、泛政治化把香港当作“斗兽场”的做法,都只能冲击香港国际地位和优势,一定要加以反对和制止。同样,任何从左的方面不尊重两制差异,打着“维护国家安全”旗号矫枉过正,把香港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的利益攸关者、主要顾客视为“敌人”,将内地“党领导一切”的城市管理一套搬来香港,撕毁中英联合声明,践踏基本法,搞“阶级斗争为纲”“全面专政”“清一色”的“一切权力归苏维埃”现代版,削弱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就更是从根本上摧毁香港国际地位和优势,对一国两制的历史性颠覆,破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

30年前邓小平南方讲话曾严肃指出:中国要警惕右,主要防止左!一国两制何尝不是如此。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