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新内阁的内政困境和宪政考验-中国讯息网 

岸田新内阁的内政困境和宪政考验

作者:中国讯息网 阅读量:9796 发布时间:2022-08-14 19:30:25

日本政府8月10日进行内阁改组,进入“后安倍”时代。前首相安倍晋三被刺身亡一个多月后,岸田内阁进行大规模的改组,19位阁员换了14人,且有九人是首次成为阁员。一如各方所预期,除了顾及自民党的派系权力均衡之外,有三位具有指标意义的阁员,则有前首相麻生太郎的防卫大臣滨田靖一,前首相安倍晋三支持出来竞选自民党总裁的高市早苗,则出任经济安保大臣,以及留任、被视为“知中-友中”的外交大臣林芳正。

岸田内阁其后要面对的三大危机包括:一、疫情与通膨,迫在眉睫。二、内阁改组和安倍国葬。三、修宪与修宪公投都通过之后,国防预算新增GDP的1%(以2021年计,500亿美元),以及后续对于东北亚和亚太地区的影响。

过去两年半以来,三任首相的疫情防治政策,一直难以和经济兼筹并顾。第七波疫情在8月10日,全国新增确诊人数突破史上新高的25万,虽然重症比例不高,但却足以瘫痪现有医疗系统。屋漏偏逢连夜雨,2月的俄乌战争造成全球能源价格大涨、美国联准会今年以来升息2.25个百分点及日本央行持续宽松政策,日元大幅贬值,严重的通膨重创民生经济,岸田首相的民调支持度,也跌落到去年10月上任后最低点的46%。由于安倍前首相被刺后,意外揭露出自民党高层人士和统一教的关系,内阁改组没有续任的七位阁员,有一位就是安倍的胞弟、前防卫大臣岸信夫。

无论是生死攸关的疫情,或是万物皆涨,只有薪水不涨的通膨,在这样的危机环境之下,进行大幅度的内阁改组,接着必须面对的是,早就排定好、9月27日安倍前首相的国葬。继1967年前首相吉田茂之后,这次是否要以国葬之礼,日本社会的意见分歧,经济生活的困顿,甚至是军国主义复活的疑虑,岸田首相的政治压力,不言可喻。

在安倍前首相被刺后举行的参议院选举,执政的自民党大获全胜,从而使自民党拥有参众两院的优势,有利推动2/3的高门槛修宪。岸田首相已经明言,要完成安倍未竟之志的修宪,则势必涉及二战后,“非战宪法”第九条所言:“……基于正义和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发动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的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与其他的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换言之,日本宪法该条文明定的是和平的理念与非战的原则,和政府的国防经费没有直接的关系。

事实上,“防卫经费不超过国民生产毛额的百分之一”,是在1976年,由时任首相三木武夫的内阁会议所制定。尽管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于1987年已经决议废除该项非正式的预算编列限制,但历任首相迄今仍谨守该限制,一直到两次出任首相、近代史上任期最久的安倍晋三,2017年首度论及,为了确保必要的国防预算,将不考虑占GDP 1%、历任内阁传承下来的“潜规则”限制。

展望未来,岸田首相的新内阁,有三个转机。首先,在国家防卫和集体防御方面,将要延续前首相安倍生前拍板定案,以5年为期,逐渐增加国防预算达到GDP的2%。防卫相滨田靖一,再次走马上任,熟稔国防事务,无缝接轨。其次,今年5月日本参议院通过的《经济安全保障推进法》,是经济安保相高市早苗,未来三年的最重要任务。由于经济安全和国防安全,两者互为表里,不可偏废,该法因而涉及强化战略物资的现有供应链(例如半导体/稀土/医药产品/电池)、保护核心基础建设的安全、加强官民协力的尖端科技研究、甚至将不再公开专利的使用权,以因应长期的政经变局。最后,面对变动剧烈的国际和区域地缘政治情势,无论是自己主导的CPTPP,或是美国建置的印太经济架构(IPEF)和芯片四方联盟(CHIP 4),日本扮演大国博弈棋局上的重要角色,外相林芳正奔波走访,是岸田外交政策的执行者。

未来三年,是岸田首相展现国家治理能力的黄金时期,而今年的修宪和后续的全民公投,则是他接受的第一个重大政治检验!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