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强化军力拜靖国神社 未来三年中日大考-中国讯息网 

日本强化军力拜靖国神社 未来三年中日大考

作者:陆一 阅读量:5785 发布时间:2022-08-16 21:03:58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改组后的新内阁正式履新。在内阁改组当日,岸田文雄即发表讲话,宣布加强日本的防御能力将成为今年的“第一要务”。事实上,从岸田内阁换血后名单看,恐不会改变对美盲从、对华强硬的外交安全政策,中日关系面临更多不确定因素。

内阁履新不多日,多名阁员举动颇值得关注。新任防卫相滨田靖一在防卫省的就任仪式训示称,“为了从高度复杂化的安全风险中守卫日本,必须强化防卫力的质和量”。再次声称,中国向日本专属经济区(EEZ)内发射了导弹,“这是非常具有威吓性的行为”。

此外,日本首相岸田文雄8月15日上午通过自己的事务所,作为自民党总裁向靖国神社自费献上“玉串料”。岸田内阁中,新任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8月13日参拜靖国神社。西村是以私人费用缴纳“玉串费”,并且署名为“众议院议员西村康稔”。去年10月秋季例行大祭和今年4月春季例行大祭期间,岸田文雄及全体阁员均未参拜靖国神社。这是去年10月岸田内阁上台以来,首次确认有阁员参拜。紧接着,日本经济安全保障担当大臣高市早苗8月15日也参拜了靖国神社,此外还有日本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萩生田光一、前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内阁府政务官铃木英敬。

长久以来,中日双边政治关系波折不断,尤其是在安倍第二个任期后,西方炮制“中国威胁论”,以及日本右翼势力的崛起,都使得两国政治关系出现了较大起伏。参拜靖国神社、钓鱼岛争端,都时不时扰乱两国关系,但即使是在政治关系最为恶化时期也依然保持着“政冷经热”的状态。

对日本而言,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导致其在经济发展上不得不依赖中国的支持,而日本又是美国亚太战略中极其重要的一环,又不得不充当桥头堡,这也让日本政府陷入到两难的尴尬境地当中。长时间处于这种两难情形下的日本政府渐渐摸索出了一套“骑墙主义”。然而随着中美两国的竞争日趋白热化,以及右翼势力壮大驱使下修宪扩军的急速推进,这些都恐将中日关系堕入到冰点。

借“防卫”发挥 意在修宪扩军

岸田内阁改组,固然有保留支撑政权中枢的骨干维持政治基本盘,注重布阵均衡力求党内团结的考虑,但很显然,延续外交安全政策,强推扩军修宪,已经跃然纸上——外务大臣林芳正留任,防卫大臣由浜田靖一代替岸信夫。

浜田靖一曾在麻生内阁时期出任防卫大臣一职,具有相关工作经验。该安排表明岸田意欲维持外交安全政策的连续性、一贯性。岸田政府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对《国家安全保障战略》《防卫计划大纲》《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三大安保文件的修改,并图谋发展进攻性武装力量、大幅增加防卫费等,时间上较为紧迫。故在外交方面留任其亲信林芳正,在防卫方面重新起用老手浜田,企图强推相关目标尽快完成。

日本试图成为“正常国家”的野心正在不断膨胀。尤其在军事方面,日本企图循序渐进直至全面解除战败后的各种束缚。早前,日本修宪势力在国会参议院选举中已经获得多数,这说明日本“正在迈开极其危险的步伐”。

在这一背景下去看中日两国关系的微妙变化。在2022年《防卫白皮书》卷首语,便声称中国是“安全保障方面上的严重关切对象”。2022年《防卫白皮书》透露了岸田政府在安保问题上的倾向和选择,以此可预判日本对华姿态。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孟晓旭指出,首先岸田政府借势大篇幅炒作“中国威胁论”。白皮书将中国定位为“安全保障方面的严重关切对象”,相关内容篇幅达到30多页。

此番,在台湾问题上,日本和美国亦步亦趋,甚至扮演领跑、带节奏的角色,“冲”在了最前面。 8月5日一早,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便邀请佩洛西在首相官邸吃早餐,待遇不低。岸田文雄在早餐会后向媒体发表讲话时,对中国在台海周边发射导弹表示谴责。他说,中方进行导弹试射是“一个严重问题”,“冲击了日本的国家安全和公民安全”。

日本对台海局势的关注度近年来明显提升。在去年的白皮书中,日本首次将台湾地区安全与自身安全直接挂钩。今年白皮书相关内容篇幅与去年相比增加了一倍,强调台海形势对“日本安全保障”的重要性,声称“要与盟国密切合作,紧密关注地区动向”等。

其实,日本一直试图在安全领域突破“专守防卫”原则及和平宪法的制约,使自己成为政治军事大国。为突破宪法设置的禁区,日本需要为自身军力发展寻找借口。在日本政客眼中,自身面临的所谓“外部安全威胁”就是这样一个“借口”。

基于此,关于日本宪法第九条,今年的白皮书就删掉了去年有关“武力动用条件”的政府解释,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日本在宪法解释上采取了一种模糊的、隐秘化的态度和处理方式。此外,还增加了提升“对敌基地反击能力”即远程打击能力相关内容,强调发展军工产业、军事科技的重要性。这表明日本正试图突破“专守防卫”原则,偏离和平路线,寻求军事上自我松绑。

修宪关键在美国 抗华是交换条件?

在日本看来,修宪标志着日本摆脱战败国阴影,告别“自虐史观”,成为一个“正常的普通国家”。一个事实是,修宪派所力争的摆脱日本“战后体制”,其实正是美国所制定。所以日本修宪面对的主要阻力其实是美国,修宪背后涉及了美日微妙关系。真正关键是看美国要不要“放虎出笼”。

其实,从时间线上看,安倍第二任期,中日关系已经开始随着中美关系起伏而变化。在拜登上台并采取联盟制华政策后,日本抗华的姿态更凸显,日本的美国盟友地位则相应提升。而这个过程与之相伴的是,安倍政府到岸田政府都在不断向前推进的修宪进程,安倍在位时还通过了安保法案、解禁集体自卫权。

从这个角度看,不论是日本修宪或中日关系未来,不论安倍在世与否,美国都是决定性的因素。

俄乌冲突爆发后,日本上蹿下跳,追随美国制裁俄罗斯,高调参加北约峰会,还把俄乌冲突与东亚地区挂钩。同时,美国加大对华战略博弈、加紧在亚太推行“印太战略”,极力推动其盟友在对华战略竞争中发挥作用,要求日本加强安全能力建立,以配合“印太战略”的推行和实施。日本以日美同盟为基础,加强与北约国家及印澳等国的所谓“安全合作”,试图借助外部力量搞所谓“价值观联盟”,打压、遏制、围堵中国,都是为实现自身政治军事诉求创造条件。

启用两大反华人士 中日会否越走越远?

此次岸田政府内阁,自民党干事长茂木敏充和副总裁麻生太郎留任,可见二人继续扮演稳定政局的“压舱石”角色维持政治基本盘。大抵成色就一目了然。唯有两位内阁需要特别注意。一个是新任防卫大臣浜田靖一,另一个是担任经济安全保障担当大臣的高市早苗。

浜田靖一,替换掉安倍胞弟岸信夫出任防卫大臣。他先后10次当选日本众议院议员,还曾是小渊惠三内阁的安全防卫政务次官、小泉纯一郎内阁的防卫厅副长官以及麻生太郎内阁的防卫大臣。

浜田靖一的祖父叫浜田甚三郎,据说在二战期间参加了一个名为“大政翼赞会”的极右翼政治团体。该组织由时任日本首相近卫文麿组建,其目的是仿照德、意法西斯体制,大力推行军国主义教育,以改善日本因发动全面侵华战争而面临的内外交困的窘境。浜田靖一的父亲叫浜田幸一,在学生时期就被征召参加了二战,不过随着日本战败,浜田幸一受到了清除右翼运动的波及。即便这样,浜田幸一的右翼思想仍没有动摇。自1969年到1993年,他先后七次当选日本众议院议员,并担任过防卫厅政务次官等职务。

1973年,已经加入日本自民党的浜田靖一在中日建交一周年之际,与另一位反华政客石原慎太郎恶意组建所谓“断交一周年访问团”访问台湾。1978年,时任日本首相的福田赳夫推动签署《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浜田靖一对此投下了反对票。就在上个月底,浜田靖一还同石破茂一起组团访问台湾,会见了蔡英文、赖清德、吴钊夑等,甚至还特意去吊唁了李登辉。

浜田靖一从父辈开始就是右翼、反华。而他本人多年以来的政治主张都是修宪、解禁集体自卫权以及支持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这次他任职后,很可能会在日本政坛大肆鼓吹“以台制华”。

另一位新经济安全保障担当大臣高市早苗,同样是右翼政客,而且反华反得就很直接。

2021年8月15日,高市早苗就曾随着安倍前往靖国神社参拜。今年8月6日,在佩洛西访问日本后,高市早苗声称“若大陆收台,日本必定参战”。8月14日,参拜靖国神社,是岸田政府第二位参拜的内阁成员。

翻找2021年9月,高市早苗与河野太郎、岸田文雄争夺自民党总裁,在其竞选期间,《日本华侨报》曾撰文总结了高市早苗的十大反华主张。基于其如今要出任经济安全保障担当大臣,还是分管包括半导体等产业在内的经济安全保障担当大臣,关乎经济部分的提法值得重点关注。她提出:

在经济发展方向上,日本要在经济上尽快摆脱对中国的依赖;

在经济法制建设上,日本应针对中国强化“经济安全保障体制”,进一步修改和制定相关的法律;

在日本在华开设企业的管理上,反对日独资或合资企业设立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

在台海两岸经济交流上,宣称中国大陆通过与台企的“迂回贸易”对日本兵器开发技术进行“盗窃”;

在高端技术上,建议与中国开展积极竞争;

在人员往来上,要求对中国科学研究人员入境进行严格审查;

在网络管理上,建议针对中国建立“反骇客部队”;

如今,高市早苗担任了这么一个主要针对中国的一个重要职位——经济安全保障大臣。“经济安全保障大臣”是岸田在去年就任时,新设的一个大臣职位。岸田认为,日本不仅要重视军事安保,也要重视经济安保,以确保日本的高端技术不会外流。日本媒体普遍将该职务解读为针对中国而设。

在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看来,高市早苗会像对待敌人那样对待中国,对于正常的中日经济与科技合作交流进行干预,对日本企业对华投资案进行严格的监管审批,并紧跟美国,在AI、半导体、新能源等产业链领域,对中国实施熔断封锁。

把高市早苗安排在“经济安全保障大臣”的位子上,可以看出,岸田内阁今后对中国的经济政策,不是缓和,而是会越来越强硬,令人担忧。

此次岸田内阁快速改组,管中窥豹,新内阁成员朝美国一边倒,右翼色彩浓郁。从乌克兰危机升级到佩洛西访问台湾,岸田政府一味追随美国,将乌克兰危机与台湾问题强行挂钩,在台湾问题、南中国海问题上大肆渲染“日本周边安全环境及国际形势日益严峻”,为日本修宪扩军铺路。还将经济议题“泛安全化”“武器化”,配合美国不遗余力打压中国发展。如此对美盲从、对华强硬为标志的外交安全路线,加之根据日本接下来三年内都不会再有重大国政选举,也就是说岸田有三年黄金时间推进修宪,可以预判,未来三年也将是中日关系的极致考验期。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