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打何止“禁赌”这么简单-中国讯息网 

吉打何止“禁赌”这么简单

作者:陈春安 阅读量:6890 发布时间:2023-01-14 23:36:26

马来西亚伊斯兰党执政的吉打州政府宣布,今年起不再批准与更新州内任何同博彩业相关的商业执照。这意味着吉打州全面禁赌,45家博彩投注站将关闭,俱乐部也禁止老虎机运作。

吉打州禁赌,当然不纯粹是“禁赌”这么简单,这本是伊党执政的州属积极推行的“回教化”神权政策的一部分。他们所倡导的包括“355回教刑法(俗称断肢法)”、公共交通男女分座、关闭戏院、男女理发分隔、不准非清真食物列架贩卖,东海岸吉兰丹、登嘉楼已经是他们的“典范州”,吉打州不过是“绿化”的新州属,再下来就是玻璃市了。

这不得不令非回教徒忧心忡忡。

这次的禁赌令引起华社与印裔社群的抗议与哗然,但敏感的评论员应该猜得到,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这次不顾抗议声浪全面禁赌,绝非只针对华社的嗜赌问题,而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沛公是谁?果然才隔一天,伊党的宗教理事会就站出来,呼吁首相安华效仿伊党治理下的吉打州,关闭全国所有的博彩业投注站,且大声疾呼:“政府应该致力彻底根除赌博。”

安华该如何接招?肯定要伤脑筋了!

因为若全国禁赌,肯定伤及岌岌可危的经济以及社会和谐,制造相关业者的失业浪潮。这也与安华所倡导的多元性背道而驰。但禁赌符合回教教义,又是身为回教徒的安华回避不了的。

在回教教义中,赌博不“只是一种简单的游戏或消遣”。《可兰经》同一节经文经常谴责赌博和酗酒,认为这是一种会上瘾并破坏个人与家庭生活的病态行为,是撒旦诱惑人的伎俩。

然而,安华在1996年出版的《亚洲的复兴》一书中,提及回教刑法与其他神权治理课题时说:“东南亚的回教徒不是没有自己本身的问题,但与世界各地的教徒不同的是他们的先后感,要实施回教法律或成立回教国,只限于外国。东南亚回教徒较喜欢集中精神在经济成长以及消除贫穷上,而非割除窃贼的肢体。”

他更进一步引用回教学者尤索夫瓜拉达维的见解:“回教刑法的使用,不是当代社会的当务之急。”

这段话也许可以作为安华对于拥抱多元和神权治理议程的看法。除非安华变了,不然这个政治理念,他理应会贯彻下去。

华人社会固然有“恐绿症”,禁赌来了,也会联想到禁酒、禁戏院、禁演唱会、禁街头拥抱亲吻等等。但说起赌博,从来没有人胆敢鼓吹“赌博之益”“赌博可发财致富”,而是视赌博为“十赌九骗”“赌博之害使人倾家荡产”。站在道德高点上,实在没必要为赌博辩护,禁赌自然就无可厚非了。

当然,人们可能振振有词,说禁赌导致“非法赌博业者猖獗”,黑帮、阿窿又依附非法赌博业者,会造成治安问题。而且马来西亚是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世俗社会,不应该以宗教教义立法、执法。禁赌导致一大批人失业,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说到头,安华怎么接招,都肯定有难处。禁一州(吉兰丹、登嘉楼也已禁赌多年)尚好办,若全国禁赌,甚至要关掉云顶赌场,这代价就太大了。伊斯兰党这一招,很刁钻、很棘手,就看安华如何化解了。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