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战败当为今年全球首选大事-中国讯息网 

普京战败当为今年全球首选大事

作者:金建国 阅读量:6605 发布时间:2023-01-19 19:23:52

俄乌战争的胜负事关欧洲安全和全球民主的声誉,这个声誉的基础是民主的力量。民主的力量在于制度和文化,以及由制度和文化激发出的民众的力量。 

普京发动侵乌战争即将进入第二年,打败普京的俄罗斯是2023年西方国家首选大事,普京必须失败!普京必须失败是21世纪国际秩序的希望,也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国家意志。反之,普京获胜则是全人类的至暗时刻,一个掌握着核武的普京可以肆意妄为地耍流氓,毁灭文明和屠杀民众,极大地鼓励了朝鲜政权宁可饿死民众也要疯狂发展核武的决心,更进一步刺激伊朗政权发展核武的动力。

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把“流氓俄罗斯”(Rogue Russia)列为2023年头号政治风险,俄罗斯代表着全球最高级别的地缘政治危机。2023年普京走向彻底失败,是全球摆脱风险的头等大事。 

首先,普京必须失败是因为欧洲不再接受战争。今天的欧洲绝不允许在欧洲爆发战争,欧洲几千年的历史差不多就是一部战争史。3000年前爱琴文明因为特洛伊战争而灭亡,2500年前希腊城邦受到希波战争的刺激而繁荣,又因为伯罗奔尼撒战争而衰落。亚历山大灭了世界第一个帝国——波斯帝国。罗马用290年的时间,经过布匿战争和马其顿战争,完成了对半岛的统一。接着罗马教廷发动“十字军”的九次东征,持续200年。

欧洲又经历过英法百年战争、三十年战争、七年战争、拿破仑战争、两次世界大战。饱受战争之苦的欧洲从二战结束后汲取了教训,走和平之路,发展经济,不断提高民众富裕水平。2014年德国之声主编库达斯切夫认为,德国社会从历史汲取了三个教训。

第一是德国愿意成为一个欧洲的德国,愿意成为民主的伙伴。它开始寻找伙伴,在欧洲也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第二个教训是对战争说不,不再将人间变成地狱。他说:“今天的德国是经济上的巨人,也日益活跃在世界政治舞台。这一角色却让它的人民无所适从……保持行事低调的风格。这便是二战给人的第三个教训:高谈阔论,甚至自以为是的做法,早已受到德国人的摒弃。”

这个曾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国家已不接受战争,而普京把战争再次强加给欧洲,破坏了欧洲的安全架构,这就是德法等欧洲国家决心打败俄罗斯的原因,也是乌克兰周边小国竭力支持乌克兰战胜俄罗斯的强大动力。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所言“我们不能让普京取胜”,正落实在西方国家对乌克兰援助的行动上。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在峇厘岛峰会确认,当今时代绝不能是战争时代。

其次,普京必须失败是因为他破坏了二战后确立的国际秩序,必然遭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群殴”。二战后确立的国际秩序,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公正、最有效的。它创造了历史上最令人惊叹的成就,人类在所有领域都取得长足进步。全球所有加入这个国际秩序的国家,都不同程度地成为受益者。

西方军援加速普京战败

普京发动俄乌战争就是破坏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二战后国际秩序不允许对一个主权国家发动侵略战争。根据作家杜兰特在《历史的教训》一书中的说法,在过去3421年有记载的人类历史中,风平浪静不过区区268年。从这意义上说,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二战后国际秩序的积极意义就在于否定了几千年的丛林法则。说普京发动战争是反人类和反文明的理由,就是他奉行丛林法则去剥夺一个国家的存在。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绝不接受一个核大国公然破坏国际秩序,全球有40多个国家援助乌克兰,按人均计算,爱沙尼亚是乌克兰最大的援助者。目前西方国家对乌的军事援助已经转向轻型坦克和重型运兵车,这表明西方国家希望加速普京的战败。俄罗斯的惨败出乎西方国家意外,西方国家已不把普京的核武威胁当回事了。他们倾力援助乌克兰,决定了普京战败的必然命运。

俄乌战争不仅让全世界看到美军装备远胜过俄军装备,而且看清俄乌战争的信息化程度决定了战场胜负。这个胜负的实质就是民主战胜专制。普京战败为民主与专制谁优谁劣的较量提供案例。俄乌战争的胜负事关欧洲安全和全球民主的声誉,这个声誉的基础是民主的力量。民主的力量在于制度和文化,以及由制度和文化激发出的民众的力量。

2022年12月18日,《纽约时报》发表长篇报道,详细介绍一场被称为“在公园里散步”(编按:意指轻而易举)的战争,是如何演变成俄罗斯的灾难。报道披露了一连串令人震惊的失误,这些失误来自于普京的极度孤立,痴迷于自己的遗产,相信自己的才华。

普京陷入自我膨胀和反西方的狂热,导致他几乎在完全孤立的情况下,做出入侵乌克兰的重大决定,甚至连一些最亲密的顾问都不知道有入侵计划。一个人的决策就可以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这就是独裁者极为欣赏的专制政权的优点,而这个“优点”恰恰是民主国家所无。

最后,普京必须失败是由乌克兰的国家意志决定的。全世界都看到乌克兰人民英勇抵抗入侵者的感人事迹。为什么?普京发动战争的一个理由是否认乌克兰民族的存在,而恰恰是乌克兰的民族认同感,成为抵抗俄罗斯入侵的强大动力。普京对历史的解读等于抹杀乌克兰民族的生存权利,乌克兰强烈的民族认同感,受到极大刺激,转化为全国的战斗意志。

2018年兰德公司一项研究指出:“毫无疑问,战斗意志是战争中最重要的因素。”美军装备在阿富汗政府军手里还不如一根烧火棍实用,但在乌克兰人民手里,却能打残世界第二军事强国。这解释了俄罗斯战败的原因,也解释了俄乌战争的结局必然是乌克兰收复全部领土,俄罗斯在战败书上接受战争结果,最后还要承担巨额战争赔款。

10个多月的战争表明,俄罗斯唯一能听懂的语言,就是乌克兰人民战斗意志转化出来的军事实力,没有乌克兰的军事实力,俄军怎么会节节败退,战死10万以上的兵员?

1903年利沃夫学者米哈伊洛·赫鲁舍夫斯基发表文章《俄罗斯历史的传统方案和东斯拉夫历史的合理组织问题》,坚称乌克兰历史不是俄罗斯故事的一个大省。乌克兰不是俄罗斯。他认为,乌克兰的民族历史可以追溯到1000年前。许多乌克兰人通过赫鲁舍夫斯基建立的框架来想象他们的国家。他们认为乌克兰不仅是短暂独立的共和国继承者,也是1000年来的王国、公国和其他形式国家的继承者。乌克兰人拥有不同于邻国的文化、语言和宗教传统。这种叙述已成为当代乌克兰学校课程、公民教育和官方史学的基础。

俄罗斯作为剥削、同化、镇压和羞辱的殖民力量,一直是乌克兰人挥之不去的梦魇。乌克兰的民族认同感是彻底打败普京的精神力量。普京对乌克兰犯下的种族灭绝罪行,只会转化为乌克兰人民的战斗意志。俄乌战争推动乌克兰民族更加期待融入西方社会,西方国家倾力帮助乌克兰,这两者的结合决定了普京必败。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年度国情咨文中指出:“由于我们的团结,乌克兰取得全世界几乎没有人相信的成就。乌克兰已经成为全球领导者之一。乌克兰帮助西方重新找回自我,重返全球舞台”“西方没有人再害怕俄罗斯,也永远不会害怕”。泽连斯基这番豪言壮语,是乌克兰人民用鲜血和生命谱写出来的民族精神。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