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观2023年三大临界点-中国讯息网 

静观2023年三大临界点

作者:伟达 阅读量:8341 发布时间:2023-01-21 17:27:38

如果还就目前局面谈什么“政经改革”“扩大开放”等,可能已属于某种奢望。笔者以为,在今年,中国如果能在政治上做到以下“四不要”,尽量保持国稷民生的平稳运行,不发生重大经济失衡失误,就可算是达标。 

2022年的世界形势风云突变,跌宕起伏,也为2023年开启可能引发重大改变的若干临界点。积极的方面,譬如卡塔尔世界杯足球大赛,实际代表了世界大部分国家和人群已经从三年前全球暴发的冠病疫情中基本恢复正常,并以更大热情、期待和能量,把世界和生活推向前进。

今年充满挑战的方面应主要来自三大临界点:第一,俄乌战争持续为两国人民带来巨大苦难,并严重威胁区域稳定和平,挫败俄罗斯侵略至为关键;第二,世界在21世纪的今天仍残存中世纪的黑暗,人类文明仍要面对伊朗和阿富汗现政权为代表的残暴愚蛮,必须驱散这股阴霾;第三,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如果因为疫情泛滥和政策失误而发生不测或危机,将会把全球经济拖入衰退。

俄罗斯在乌克兰战场已成强弩之末。在正规战场上取胜无望,转而试图靠空袭瘫痪乌克兰的民用基础设施,逼迫乌克兰就范。但乌克兰方面愈战愈勇,国际主流社会也持续大力援助乌克兰抗战。随着交战双方力量对比愈发失衡,普京政权和俄军在一年内某个临界点出现溃败崩盘,将是大概率事件。

目前普京进退两难,困兽犹斗。俄罗斯的帝国沙文主义传统及专制习性,注定了他在全面失败以前,必然还有一番最后的疯狂。这种疯狂可能是胁迫盟友譬如白罗斯参战,再次对乌克兰首都基辅方向发动突袭进攻;也可能是悍然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来抵挡乌军的全面反攻,尤其是收复克里米亚半岛的努力。

于是,洞察和挫败普京的最后疯狂,就成为2023年世界形势变化的一大临界点。俄乌战争久拖下去,自然是对乌克兰、欧盟及世界的挑战,但对普京和俄罗斯更加不利。1917年俄国发生“二月革命”推翻沙皇统治,以至于后来的“十月革命”惊天动地,起因就是当时俄国军队在一战前线两年多的军事失利,最终引发国内重大政治动荡。现在普京在国内政治也面对类似困局。至于俄罗斯在国际上失道寡助,更是有目共睹,世界杯比赛都为此开除了俄罗斯队的“球籍”——即参赛资格。

伊朗和阿富汗目前的“政教合一”政权和统治,落后和野蛮程度直接倒退回中世纪的黑暗。这样的政权可以随意剥夺女性接受教育的权利,可以因为蒙面头巾和街头抗议,而拘捕人民和残害生命。

人类主流文明自500多年前起,通过不懈的探索努力抗争,以人权取代教权,以科学取代神学,以自由取代禁锢,已逐步跨越了中世纪的专制愚蛮。但今天仍有个别国家和人群生活在中世纪的阴影之下。长期的自作孽,目前也让这些神棍政权陷于人民的强烈反抗和国际社会的全面讨伐之中。目前的形势是人们知道这样的野蛮政权和统治不可持续,世界知道这样的落伍和反动必遭淘汰。关键在时机,这样的历史变革临界点,应该不太遥远了。

与现代化为敌必误国误民

这也提醒这类神棍政权当下的某些支持者,中国有古训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试问这些支持者,自己会移民到类似的神棍国家去生活吗?会把儿女送去这样的国家留学或工作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与神棍政权沆瀣一气的内在逻辑和后果是什么呢?如果是沿袭“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计谋,那首先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搞清楚了吗?这方面的正邪判断应当不难,与中世纪为伍,与现代化为敌,必定误国误民。

最后要说到中国。从前三年的严密清零封控,变成目前的急转放开,中间明显缺乏合理的准备过渡期,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导致目前总体疫情形势的异常严峻,考验空前。有人试图从技术角度检讨防疫过程的得失,但熟悉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中国的问题归根结底是政治问题。

譬如有一个现象颇令人费解,即在疫情防治过程中,总是要宣传对比美国如何如何。这在逻辑上是荒谬的,因为从防疫角度讲,中国民众最关心的是如何有效保护自己、家人和员工的健康。与之有关的政策、手段、措施、医药等等,才是与大家利益最为相关。总是提美国是什么意思?难道防疫成了国家间的某种虚荣比赛?这对民众安全健康有直接关联和意义吗?

目前有关中国的话题,无论是疫情、经济、外交、科技、教育、军事、文化等等,其实关键都在政治。离开政治讨论这些话题,就属于隔靴挠痒,不得要领。不错,中国在10多年前改革开放的高潮期,“泛政治化”倾向曾一度受到冷落和遏制。但这些年情况明显发生了改变,“泛政治化”又大行其道。于是,如果还就目前局面谈什么“政经改革”“扩大开放”等,可能已属于某种奢望。笔者以为,在今年,中国如果能在政治上做到以下“四不要”,尽量保持国稷民生的平稳运行,不发生重大经济失衡失误,就可算是达标。

第一,不要重复走当年满清王朝的国运路径,即封闭—开放—复辟—改革—复辟—崩溃的恶性循环。满清是中国最后一个王朝,同时也是中国社会与现代化打交道和发展融合的最初案例,转型艰难,教训深刻,殷鉴不远,焉能不察?

第二,不要盲目沿袭二战时期日本军国主义兴亡的老路,即军国主义—民粹膨胀—对外侵略—世界大战—战败灭亡。日本军国主义就是利用煽动民粹中狭隘的屈辱和报复感,并狂热鼓吹地缘扩张和自我优越,终于把日本拖入大战的深渊,与世界为敌,直至遭遇灭顶之灾。

第三,不要重蹈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的覆辙。其中最关键的教训是文革何以发生和肆虐?因为人治代替了法规,极端代替了稳健,野蛮代替了文明,迷信代替了理性,卑鄙代替了良知,禁锢代替了开明。今日中国对文革的态度如果依旧暧昧,“剪不断,理还乱”,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第四,不要罔顾苏联冷战失败消亡的重大历史教训。当年苏联的所作所为,今日中国绝不可东施效颦,甚至变本加厉,包括在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教育科技、社会文化等方面,否则不就是明显地重蹈覆辙?如果说苏联式社会主义不成功,中国要发展自我特色的社会主义,这无可厚非。但具体操作须有新意和改革,不能照抄苏联那些老一套,穿新鞋走老路,就无法开拓中国发展进步的康庄大道。

文明升级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全面进化过程。人类走过从马车到汽车、从油灯到电灯、从算盘到电脑的种种进步过程。中国和中国人民也走过40年改革开放的成功和辉煌,绝不能再回到从前悲催潦倒的陈腐老路。在今年,只要世界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维护和平,制止战争;提升文明,荡涤愚蛮,新的希望和发展就在我们的手上。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