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政治化时代: 政治国家的能力建构-中国讯息网 

后政治化时代: 政治国家的能力建构

作者:肖宏德 阅读量:8759 发布时间:2023-01-21 17:28:37

美国拉拢盟友围堵打压中国,西方国家极右势力抬头,俄乌战争幽灵笼罩世界,人类历史朝向与美国政治学者法兰西斯福山口中的自由民主终结方向渐行渐远。中国学者邓曦泽提出,科学技术超越地缘和领土,消解地缘政治意义,人类进入后地缘政治时代和后领土时代,但政治理性跟不上当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参照言论版邓曦泽:当政治跟不上科技:俄乌战争沉思录之一至四)。政治是人类存在的基本条件,制度优势是民族国家的强大能力,科技的发展服务于人类的存在和政治需要。

邓曦泽借壳虚化国家主权和领土政治概念,套路类似于欧盟国家的“主权让渡”理论,颠覆地缘政治作用和影响力,秉持技术理性的价值观,以工具崇拜和技术主义为生存目标,人的主体性被边缘化,自我意识消失殆尽。当代德国哲学家霍克海默警告:工具理性和技术理性正在消减人的生存价值基础。只注重追求功用、效率和算法,寻求形式逻辑和数学的统一,形成以技术和工具实际效用为核心的思维方式,妄图化解国家主权和领土难题。国家能力和社会政治化作为人类生存、历史发展及科技创新的制度保障和价值动力,昭示着人类历史进入后政治化时代,强化政治化的国家能力建构。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社会发展规律形成并实现于人的实践活动之中,人是社会历史的主体。科技是人类的智慧创新,追求和实现自己的“利益”,在激情驱使下满足自己被社会承认的欲望、获得社会优越感的工具。技术仅是一种实用的工具,并非解决问题的万能方法。植根于同质的基督教文化圈层,欧盟成员国内部才能作出“主权让渡”,从而在私人生活领域的舒适生活中满足于民族身份。人类历史发展并非朝着一个前后连贯的直线方向前进,历史的方向性会出现逆转,重复一种类似的演进模式。欧洲激进右翼政治势力崛起、英国公投脱欧、反全球化浪潮,都揭示出人的自我保存和发展是历史的原动力,人类社会发展是政治化的历史。

清代思想家魏源在著作《海国图志》中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师夷是手段,制夷是目的。他强调,不善师外夷者,外夷制之,明确把学习西方国家“长技”提高到本体的高度来认识,包含着浓厚的实用主义和工具主义色彩。洋务运动主张引进西方先进工业技术,富国强兵抵御外敌。洋务运动的失败,根本在于只接受西方的科技动力价值,没有找到适合中国式现代化的制度优势和价值。人为的将科技以用为本,只能达成不完整的工具理性。把科技当作目的本身,只能丧失人生本真的意义。

邓曦泽认为,政治理性跟上当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地缘、领土与国家安全及财富生产的关联度越来越弱,人类已进入后地缘后领土时代。当前的技术路径,以算法规则为基础,是因果律统辖的形而下的科学手段。政治思维是作为形而上之政治动物的人才有的偶然和必然,无法靠形而下的科技主义引发。人类迈入后政治时代,使命是充分运用政治手段强化国家能力建构,国家掌控尽可能多的各类资源和财富,国家能力越强大,制度优势越显著。当然,政治国家主要以宏观调控控制各类资源,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具备自我革命和纠错机制能力。

必须坚持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就是接受现代化的科技动力价值的激励;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走可持续道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建设美丽中国,能够从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之间,找到适合中国式现代化的政治制动价值,坚持走中国式社会主义道路。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