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影响力投资”方兴未艾-中国讯息网 

东南亚“影响力投资”方兴未艾

作者:黄一展 阅读量:6811 发布时间:2023-01-21 17:43:07

越来越多企业与机构,不仅能透过商业模式产生收益,更能聚焦在特定的社会与环境议题,让资本得以创造财务绩效之外的价值。资源丰沛、人才济济的东南亚,不该只是全球供应链的一环,而更应该被视为价值链的一部分。 

全球吹起环境、社会与治理(ESG)风潮,带动投资与新创圈对这一块的布局,不光是大型企业须符合诸如低碳排、社会责任等目标,在创业的早期阶段,越来越多新兴事业体也开始在商业模式与产品研发过程中,将“影响力”(impact)作为核心指标。

这股从欧美刮起的趋势,在亚太地区,特别是生机蓬勃的东南亚市场,影响力投资渐渐受到各国机构的重视,不光是发达国家政府与主权基金,连一般企业与民间投资人,也纷纷对这个题材感到兴趣,并基于永续理念,发展出多元的投资策略。

说起东南亚的影响力投资,近几年成长迅速。根据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IIN)与知名企业顾问公司Intellecap的调查,从2007年到2017年间,私部门在影响力投资的金额已超过9亿美元,而由机构主导的资金更是超过百亿元,投入在教育、妇女平权、可负担住宅、再生能源与微型金融/微型保险等领域。与全球4000亿美元的规模相比,这仍有相当大成长空间,却不难发现越来越多企业与机构,不仅能透过商业模式产生收益,更能聚焦在特定的社会与环境议题,让资本得以创造财务绩效之外的价值。

带动全球经济成长新引擎

论投资环境,东南亚一直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进入21世纪,无论是亚细安10国的整合与亚细安经济共同体的发展,或是与其他区域的经贸合作框架,又或是个别的双边自贸协定等,都促使这块超过6亿人口的市场,成为外资争相进驻的重点区域。加上近几年因地缘政治因素与供应链稳定的考量,许多生产基地从中国迁移至东南亚,有些分析师便认为,这里会是下一个带动全球经济成长的引擎。也有研究指出,影响力投资不必然牺牲利润,在一定条件下,也有机会发挥正面效益。未来,当投资人更加关注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SDG)时,或许有机会达到影响力越大、利润就越大的双赢目标。

在满足永续发展目标的原则下,影响力投资可以再细分成不同类型以及进场阶段。以东南亚现状来看,由于各国发展程度不同,政治、经济与宗教文化的差异,导致各地影响力投资项目的样貌也不一样。根据GIIN的调查,在普惠金融、绿能建设与智慧生产三方面,就占了所有项目的63%,以及超过80%的影响力投资金额。在这之中,又以金融相关的服务最受欢迎,例如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尤纳斯及其格莱珉银行的运作模式衍伸而来的“微型贷款”等,希望让原本无法享受当代金融体系便利的人群,能获得基本的服务。

自1980年代起,世界银行便将消除贫穷与饥荒,作为政策推广重点。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的前两项,也强调消除贫穷和饥荒,相较于其他“可负担的再生能源”“负责任的消费与生产”或“工业创新与基础建设”等目标,较有投资获利的想象空间。

贫穷与饥荒在传统观念里,似乎只能仰赖政府与慈善的援助,且往往在预算不足或捐款不如预期时,计划便会延迟或取消。然而,如果从影响力商业模式的角度思考,透过适当机制和诱因设计,其实有机会引入资本市场力量,运用创新模式,为组织与企业创造营收,同时可以减缓甚至解决一定范畴内的贫困问题。

尤纳斯当年就是观察到大多数生活在贫穷线下的家庭,因为没有适合的金融服务,或被迫向高利贷借贷,导致陷入债务陷阱。他于是聚焦发展出能以风险可控、限定用途的小额借贷来帮助这些人。研究显示,在经过一段时间后,很大部分的贫困家庭的生活得以改善,其中又以提供有小孩的妇女微型贷款,协助她们购买资本财并经营小本生意,最能改善生活,还能让她们的子女有机会接受基础教育,间接满足永续发展目标第五项:性别的平等,与第四项:教育的普及。

现有微型借贷服务机构

因此,与尤纳斯的国家孟加拉为邻的东南亚,可能也面临相似的社会问题,而微型金融在当地也会是一个非常热门,且吸引许多创业团队与国际资本投入的领域,连带正规的金融机构如银行也加入提供类似服务。几个比较大和提供微型借贷服务的机构,例如越南的VBSP、柬埔寨的ACLEDA、泰国以政府支持的Village and Urban Revolving Fund、缅甸的Proximity等,皆提供了程度不一的金融服务,给包含弱势族群、妇女、农民、有紧急需求的民众。这些人在传统金融体系内,很可能连一个最基本的账户都不可能拥有。

根据一些分析师的看法,东南亚的微型金融(microfinance)仅能满足不到60%的总体需求,仍需要更多的创新与资金。但微型金融也可能因为不当的使用与缺乏好的风控系统,导致滥用并引发其他问题。这些绝对都是影响力投资机构在审视案子时,会特别谨慎评估的部分;再者,如何长期衡量并验证结果,利害关系人(stakeholder)的管理,纳入动态衡量影响力的工具与机制等,都是挑战。

从金融延伸,诸如微型保险、中小企业应收账款融资、移工(外劳)的资金汇兑回母国,以及工作的媒合平台、针对偏乡特色产物的品牌辅导(例如泰国的“一乡一特产”,又称One Tambon One Product计划),或是预防医疗、年长者照护与服务等领域,这几年也吸引了不少资本争相进入,借由创新的商业模式和不断与市场磨合来赚取收益,同时针对特定问题发展出解决方案。

综观这几年的发展趋势,当SDG与ESG结合了投资组合,纷纷在世界各地寻找既能产生“合理”获利,又能肩负社会与环境使命创造影响力的项目时,资源丰沛、人才济济的东南亚,不该只是全球供应链的一环,而更应该被视为价值链的一部分,在企业专注创造营收的过程中,将股东至上的资本主义,逐步发展成更关注利害关系人的资本主义。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