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法式潘多拉盒子 马克龙“政治豪赌”再推退休改革-中国讯息网 

打开法式潘多拉盒子 马克龙“政治豪赌”再推退休改革

作者:叶德豪 阅读量:5559 发布时间:2023-01-21 18:24:12

法国总理博尔内1月10日公布总统马克龙2017年担任总统以来的第二个退休改革方案,提出逐步将退休年龄由62岁提升至64岁(至2030年),加快取缔部份特殊行业的优惠退休保障,加快提高供款年期要求等。此举旨在填补现行制度将于2030年出现的135亿欧元缺口,预计能在同年制造出177亿欧元额外存款,使法国的退休制度能重见盈余。

在面对人口老化的法国,跟不少欧洲国家一样,改革退休保障制度几乎无可避免。例如西班牙和德国的退休年龄将会分别在2027年和2029年提高至67岁,而意大利的退休年龄在2019年早已提升至67岁。马克龙的“64岁”提案,某程度上已经落后其他可比较的欧洲国家。

然而,退休年龄在法国往往是碰不得的政治难题。在过去20年,全国所有工会联合起来动员的5次示威之中有4次都跟退休改革有关。从希拉克到萨尔科齐,任何大型退休改革,若非完全失败告终,就是被迫作出大幅退让。

马克龙自己在第一届任期内的2019年也尝试过推动退休改革,当时的总理菲利普提出将全法42种不同的退休制度合而为一,推出更符合时代的计分制,最终引来1968年以来的最大规模示威。踏入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马克龙就借势给自己一个下台阶,收回了退休改革。

根据官方专业机构的估算,法国现行退休金制度未来25年都会出现赤字,主要原因是无可避免的人口老化。如今,每1位65岁以上的法国人之中就有2.6位20至64岁之间的人与之对应,但这个数字到2030年将减至2.25,到2040年则减至2以下。由于法国的制度以在职人士的供款去支撑退休金开支,这就形成整套制度的入不敷支。

对此,除了减低退休金或增加供款之外,唯一可行的出路就是提高退休年龄,也即是加长人们退休前的供款期。虽然法国人的预期寿命在2020年已达至82岁,法国花费14% GDP在退休金之上的水平也高于欧盟平均值两个百分点,但法国人对于退休年龄执着非常:根据民调,有近七成人反对将退休年龄提升至64岁,在去年总统和国会选举表现突出的极右和极左候选人更是支持将退休年龄至少局部下调到60岁,可算是与一般经济逻辑和法国人口变化趋势反其道而行。

总理博尔内宣布新的退休改革提案之后,与2019年起初的情况不同,法国8个主要工会已团结一致,马上宣布将会在1月19日发动首场大罢工。在通胀压力仍在、法国本年即将放宽家庭能源价格升幅(由4%升至15%)之际,街头抗争将会变成马克龙执政的一大挑战。如果示威形势发展到超乎工会控制之外,甚至有如2018、2019年之间的黄背心运动(Gilets Jaunes)一般,马克龙再闯退休改革大关的尝试很可能会失败告终。

经过去年的国会选举之后,马克龙成为了廿年来首位赢得总统选举却没有国会多数的总统。因此,跟2019年的情况不一样,马克龙除了要抵住街头压力,还要说服其他党派的议员投票支持,其最明显的合作对象则是曾经主宰法国政坛、如今已沦为边缘势力的共和党人。

为了保留一定程度的支持,马克龙这次的退休改革也特别提高了最低国家退休金的水平(至每月1200欧元),并对较早进入职场和工作条件恶劣的人士或职业提供特别优惠,以作为“胡萝卜与大棒”之中的胡萝卜。不过,从目前工会的一致反对来看,其效用非常有限。

如果街头压力不止、国会又没有足够票数,法国宪法还给马克龙留下了一个“核选项”,就是动用“宪法49条第3款”。该法给予总统不经国会投票而通过法律的权力,而国会唯一可阻止法律通过的办法就是通过对政府的不信任投票。

由于在不信任投票通过后,总统很可能就要被迫解散国会,引发重新大选的“大龙凤”,因此法国第五共和宪法1958年生效至今,虽然“49条第3款”曾多次被引用,却暂时没有任何政府被推翻的案例。自马克龙去年失去国会多数之后,其2023年预算的通过就是依靠这个条款,当时虽然遇上国会极右、极左两派的破天荒合作,但在共和党人的支持下不信任票最终无法通过。

然而,退休改革往往是法国政治的潘多拉盒子,民情激烈反对之下,马克龙的政府依然有可能“创造历史”。不过,在法国退休改革的失败史中,他最多只是其中最新的一个章节,而随其之后,这段历史还远远未到终章。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